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第六章

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第六章

「火龍之爪」,里傑斯王國最大的武器、防具、魔法道具綜合型賣場。

位於商業區靠近貴族宅邸區的一個轉角,是一棟五層樓高的建築。

建築的正面就大大的一隻火龍之爪的雕像立在那裏,已經成為很多人喜歡看的商業區景色。

尤其在夜裡,火龍之爪的雕像上的火焰石會自然冒火,形成一個壯麗的景觀。

火龍之爪的一樓賣的是重甲類。

二樓賣的是鏈甲類,三樓賣的是皮甲類,四樓賣的是魔法師或一些速度型的戰士喜歡的附魔類布袍。

五樓賣的是經過附魔過的武器。

今天秒苗喵有跟來了。

亞瑟等人主要逛的目的是第四層和第五層,因為瑟拉雖然是物理性攻擊職業,但她屬於速度型的細劍使,為了增加刺擊的速度甚至瑟拉不想穿鏈甲類的防具。

亞瑟在來這裡之前就先去貴族宅邸區的分行將所有存款連同公用存款領出來了。

由於金額龐大,領出來的是所謂的魔法鈔,魔法鈔有防偽的功能,且能透過鑑定技能鑑定出發行者。

但因為製作成本昂貴,面額只有在1000金以上才會使用。

來這個世界已經兩個月多了,第一個月的私人月俸去買了指數期貨,第二個月的月俸還保有450金左右,公用帳戶的存款兩個月第一個月轉入5800金,第二個月轉入5400金。這些是扣除掉潔西卡的薪資後的淨所得。

所以亞瑟現在身上有11張一千金魔法鈔大約650金幣。銀幣銅幣就不說了。

瑟拉和琴拉就比較窮酸了,她們兩人總財產只有300金而已。

亞瑟心想,這社會的貧富差距真大,自己只是最低位階貴族財產就是她們那麼多倍。

但瑟拉堅決不要拿亞瑟的錢,琴拉很想要但礙於姊姊的面子所以也不能拿。

三人欣賞完店門口擺設的火龍之爪雕像以後就進入店裡面。那時是上午11點左右。

四人先欣賞式的逛著一到三層,看到壯觀的全罩盔甲,想必穿著的人身體素直一定相當強壯。

還有秘銀所製的鏈甲,亞瑟問瑟拉要不要,被瑟拉瞪了一眼。

然後亞龍皮製的皮甲,據說有非常強的抗火抗斬擊能力,摸摸那個觸感,果然龍皮就是不一樣。

「可惜我們沒有盜賊或遊俠系的職業,不然真想買一套這個盔甲給對方。」亞瑟心裡這樣想。

潔西卡一路默默的微笑的跟在後面。秒苗喵則是自以為自己是帶隊的走在最前面。

亞瑟回頭問問潔西卡:

「這樣會不會讓妳太無聊啊?」

「不會啊,有這麼多新奇的東西可以看,很好玩。」

潔西卡笑笑著回答。

潔西卡其實對戰鬥的東西一竅不通,且一點興趣都沒有。但能在亞瑟身邊跟著她,對她來講就是很幸福的事。而且跟者亞瑟,一直產生的罪惡感就會降低。

就算將罪惡丟給救世主來扛,但自己仍會產生罪惡感,人就是這麼奇怪的生物。

到了布袍類的樓層,三人像尋找獵物般開始出動。

「嗯!這個大衣看起來不錯耶。」

亞瑟好像尋到寶般地拿起一件黑色右胸口刺繡,頭上交叉刺入兩支長槍的骷髏。

看一下說明,加強全身體力量值十階,敏捷度十階,抗元素傷害九階,一階大概等於百分之十。所以是擋掉了百分之九十的傷害。

獨特附加屬性:「穿著者意志失去求生意識前不會死亡。」

「天啊!這是什麼開外掛的獨特附加屬性啊!」亞瑟心理想。看一下名字:「異教徒之罪」

真是邪門的名字,定價1000金而已。右下角有大大的警告標語:「若非法泡認定之所有者穿上將會永久性精神喪失」

「你要這件嗎?亞瑟,總覺得很危險。」瑟拉擔心的問。

「對啊,要是你不是法袍認定的所有者你在這裡就要變白癡了。」琴拉又補了一句。

秒苗喵一直想用前腳抓法袍,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亞瑟想了想,穿著者失去求生意識前受再重的傷都不會死,也就是說可以狂噴鮮血也不會死了。

那是不是地藏菩薩所說的以鮮血洗淨天魔的罪惡的意思呢?

而且他一直對自己的罪惡耿耿於懷,所以看到罪惡的這兩個字,他相當喜歡,他覺得這根本是為他量身訂做的法袍。

「總之不想管這麼多了,我在這個世界就是異教徒,這法袍似乎就是為我量身訂做的,而且又便宜。」

亞瑟二話不說的將法袍試穿了起來,法袍在穿上的瞬間自動調整了布料的大小,完全符合亞瑟不高的身材。

「這樣是指我被認定為所有者嗎?」

突然看到警告標語掉落了下來,然後店員趕緊說,「這件法袍是不能試穿的。」

「穿上去就得買,不過似乎法袍已經認定你為所有者了,你買也是應該的吧!去結帳吧!」

亞瑟聳聳了肩,說道:

「我也不知道,似乎就是這樣,我等等就去結帳不會跑的,先陪我朋友挑她們的裝備。」

然後亞瑟手上就掛著一隻貓跟著瑟拉和琴拉去二手布袍區,因為要好的數值她們只買的起二手的。

瑟拉拿了一件連身裙,紅白相間的直條紋,看起來相當好看。

「它有什麼樣的附加屬性呢?」

亞瑟問道。

「似乎是敏捷度二十階提升,單手武器傷害加成五階」

「那跟你的細劍好像頗搭的。」

「對啊,我也這樣想,而且它的價格只要30金就好了。就決定是這件好了,我先去試穿了。」

瑟拉走向試衣間。

同時間琴拉拿起了一件純白色毛茸茸的外套,說道:

「這件裡面搭上藍色系的休閒服應該很不錯,對吧?」

亞瑟在頭腦裡想像了一下畫面,回答:

「我想應該不錯,它有什麼附加屬性嗎?」

「防刺擊十階,冰系魔法加成二十階。」

「好像很合你的屬性耶!價格呢?」

「也是30金而已。這邊是30金特賣產品區啊!」

於是琴拉開始準備套上外套。

瑟拉穿著紅白色連身衣裙出來,有點害羞的問亞瑟說:好看嗎?

「嗯,很適合你喔!乾脆幫你娶個外號叫紅白閃光好了。」

「不要啦,這外號有點丟人,適合的話我去結帳了,打算直接穿著回去。」

琴拉套上了外套,「嗯,蠻保暖的,就這件了。」

然後三人偕同潔西卡一起去結帳。

潔西卡自從亞瑟拿起了「異教徒之罪」試穿後就一直盯著那件衣服看不發一語。

然後好像恍然大悟的說:

「黑色好像比較顯瘦耶,感覺跟之前穿別的色系的差很多,一時之間有點不習慣。」

「好看嗎?潔西卡?」

「好看是好看,可是那個圖騰就有點…」

「而且叫異教徒,我是虔誠的國教徒。對異教徒也是有點怕怕的。」

「只是信仰不同而已,你也知道我的為人吧!你不需要怕我的。」

「是沒錯啦,但總覺得怪怪的,總之這名字不要再提起了好嗎?」

「好的,潔西卡,我不會讓破壞虔誠的國教徒的信仰的,而且我有繳十一稅捐喔。」

潔西卡微笑著點點頭,「真像大人會做的事呢!」

 

四人來到了五樓,附魔武器的區域。

瑟拉說,「我有我的家傳細劍就夠了,我不需要買多餘的武器。」

「如果我有好一點的法杖就好了!」琴拉不滿的說。

然後眼光一轉看到架上一根上方鑲著藍寶石的法杖。

「就是那把吧…我去看看那把有什麼附魔。」

「冰河奇蹟」,冰系魔法加成二十階。

價格1000金。

「…………」

「亞瑟,養我。拜託。一生的請求了!養我!」

在瑟拉要拔出細劍的同時,亞瑟靈機一動說,

「那立個借據好了,要是以後平定了叛亂,一定會有很多的獎賞的,到時在還我就好了。」

「好吧!可是借據要怎麼立?」

「口頭承諾就夠了,有妳們的承諾就夠了。」

「就算有紙本借據,你們要賴帳還是可以賴掉,我不如選擇相信人的善良面。」

琴拉想想,回答說,

「好吧!反正你今天不養我以後還是要養我的,今天看在姊姊份上就約定好跟你借1000金了。以後一賺到這數目立刻還你。」

琴拉其實被兩度被亞瑟拒絕很受傷,她其實是一個心靈脆弱的人。她一直向著神祈求,希望能讓亞瑟當她丈夫。

潔西卡在後面看著這個鬧劇,心裡在想,「不知道大人會不會養我如果我討的話。」

「如果會的話我就不會想要要求他養我了吧!真是弔詭。」

然後趁琴拉在結帳的同時,亞瑟去尋找戰鬥用手套。

因為他的戰鬥技術是跟拉斯學的空手搏擊,也就是部分的王國士兵格鬥術。

「不知道有沒有戰鬥手套可以增強魔法攻擊力的」,亞瑟心裡想。

找了很久看到的不是增強粉碎性攻擊,不然就是增強暈眩能力。

亞瑟把店員找來,問說,「有沒有增加魔法攻擊力的戰鬥手套呢?」

店員想了很久,說:「有一款塵封很久了,因為一直都沒人買,就擺到倉庫去了,我也忘了實際的效果與名稱叫什麼,我去拿來。」

等了大約一刻鐘,瑟拉、琴拉與潔西卡都回到了亞瑟身邊,店員拿著一個滿是灰塵的箱子出來。

「永劫業火」

增強打擊力二十階,增強粉碎性攻擊五階,火焰性魔法增強五十階。

反作用效果,若使用者施展火系魔法以外的魔法需耗費兩倍的魔力。

「這代價有點大啊!要是遇到火系魔法免疫的敵人的話就只好把他脫下來打了。」

「考慮到我會的奧義只有紅連爆裂,這應該是最合適我的道具才對。」

亞瑟仔細的思考以後決定要買這個手套,他是一個紅色黑色相間,紅色形成一個火焰的圖騰的手套。

一看價格:天啊,要5000金。

為荷包的失血感嘆不已的亞瑟,掏出了五章魔法鈔,買下了「永劫業火」。

潔西卡看著手套說,「這個手套看起來很有質感耶」。

「對啊,我的五千金。先前買長袍已經花了一千金,又借了琴拉一千金,又加上這五千金,帶來的十一張魔法鈔已經少了七張。」

「先去一堂這附近的王國中央銀行分行吧,我要把錢存回去。」

好啊!最好可以一起吃個晚餐之類的,我們忙著挑都沒吃午餐,現在肚子好餓喔!」

「好啊!那我們帶潔西卡去吃鳳凰亭。」

「又要吃鳳凰亭嗎?烤龍排好想吃啊…」

瑟拉口水好像快流出來了。

走出火龍之爪後,四人向東南方前進,過了幾個街區,在轉角處找到了鳳凰亭。

潔西卡看著餐廳外的菜單說,「這邊每個餐點都要將近一金耶!真的可以帶我這種下人來吃這麼好的東西嗎?」

三人同時說,「我們沒有人把妳當成下人喔!」

「我們姊妹也是平民啊!」

其實瑟拉和琴拉的祖先其實是貴族男爵爵位的騎士,是以用傳給瑟拉的那把細劍出名的有名的騎士。

但在一次行動當中,遇到了一名下屬是叛徒,他忍痛殺了那名下屬,但得不到國王的理解。所以就被剝奪騎士稱號,開始自暴自棄的人生。

直到傳到瑟拉與琴拉的父親的時候,由於欠債太多只好拿男爵爵位去抵債,這個世界爵位是可以買賣的。

所以瑟拉和琴拉現在只是單純的平民而已。他們的父親參加叛亂軍的對戰戰死了。母親因為悲痛過度生病死了。

所以真的如她們一開始所說的,只剩下彼此,和這把一直都留著的家傳細劍。細劍是秘銀的材質,沒有附魔,亞瑟有提過要幫瑟拉出附魔的錢,但被拒絕。

「姊姊說的沒錯,我們把妳看做我們的乾姊姊一樣。」

「真的嗎?妳們這樣說我好感動…」

潔西卡眼淚又要滴下來了,趕緊打斷這段情緒,亞瑟硬拉著潔西卡走進鳳凰亭。

亞瑟並沒有跟兩姊妹說他被騙的事情,他想幫潔西卡盡可能的隱瞞。告訴瑪莉艾只是因為要讓支付的前改由他個人出。

總共點了一隻烤全雞,兩份烤龍排,一份豬肋排,一份羊排。總計7金幣。

琴拉拼命的扒著烤全雞說,「我覺得這間的烤全雞很好吃,雖然是烤的,但肉質還是很軟很嫩。」

瑟拉拼命的吃著烤龍排不理她。

潔西卡看著烤龍排說,「我真的可以吃這種東西嗎?」

「妳再不吃姊姊就要把它吃掉了。」

「嗚!感動!我開動了!」

秒苗喵專心的吃著羊排。

「貓大人也會吃羊排喔?」琴拉覺得很有趣的問。

「就說她什麼都吃。」亞瑟無奈的回答。

秒苗喵當沒聽見。

潔西卡切了一片烤龍排起來吃,說:「原來龍肉是這種味道喔。」,亞瑟認為龍肉其實跟原本世界的牛肉有點相近。

「不吃妳絕對不知道很好吃的吧!」瑟拉嘴巴邊咬著龍肉邊回答。

亞瑟則是在慢慢的一根一根的豬肋排拿來啃。心想:

「嗯果然這個世界的豬肉質比較硬點。」

突然有點懷念原先世界在家裡附近的美式餐廳。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不知道為什麼,亞瑟從到異世界來,心中雖然充滿了疑惑,但沒有恐懼。

亞瑟甚至懷疑是不是他再生時候恐懼的感情也遺失掉了。

看著潔西卡用不熟練的刀叉拿法切著烤龍排,亞瑟心中有一種滿足感,「我是不是也帶給了一個人快樂呢?」

他看著潔西卡就像看著他親生的妹妹一樣,但突然鼻中好像聞到潔西卡身上薰衣草的香味。

嗯,是好的感覺,但漸漸的任何的慾望都沒有了。

在原本的世界,陳斌一直追求著所謂的純愛,那種形而上的愛。

陳斌也曾有過女朋友,也曾有過所謂的純愛,但久了就嫌厭煩,不懂得珍惜,看到其它的異性就與原先的純愛對象分手去找別人了。

直到他三十歲,回首這段18歲到22歲左右的光陰,才感覺自己錯過了什麼。

「之前看一部電影說,曾經有份真誠的愛擺在我的眼前但我不懂的珍惜…沒想到自己真的這樣做了。」

在失去了眾多的人的感受的現在,是否感覺的到純愛呢?

若感受的到是否會珍惜呢?

亞瑟一直在思考這些,不知不覺其他人的盤子都清空了在看著他。

「怎麼了嗎?你怎麼都不吃?」瑟拉問

「身體不舒服嗎?大人?」

「是不是在思考要養我的事想出神了?」

突然間感到一股殺意,亞瑟猛然回神,說,「不是啦,我是在思考我上一段人生的回憶。」

「是怎樣的回憶呢?」三人同時說。

「是一種擁有不懂得珍惜,失去後彷彿天地為之哭泣的回憶。」

「有這種回憶嗎?你又不是神,天地怎麼會哭泣?」

瑟拉邊把烤龍排的骨頭拿起來啃,似乎想把黏在骨頭上的肉全部啃乾淨邊說。

「還是會有的。我先專心吃。」亞瑟趕緊這樣回答,再不吃就要被丟在店裡了。

亞瑟迅速的把剩下的幾根肋排都啃完。

「啊!吃的好飽啊!」瑟拉說。

「姊姊竟然會吃飽,不可思議。」

「妳說這是什麼話啊!我當然會吃飽啊!」

潔西卡看著姊妹的互動,嘻嘻的笑。

「太好了讓潔西卡能夠歡笑就目前這樣就足夠了。」

「但我內心最喜歡的還是瑟拉,但自從上次不小心告白後,得小心行事才行。」

然後亞瑟猛然的反省了一下。

「我真的最喜歡瑟拉嗎?我喜歡她哪一點,什麼理由我喜歡她?」

「喜歡人需要理由嗎?反正眼下我還不知道這段人生究竟該追求什麼。」

我還是著眼在以鮮血洗淨天魔之罪惡這點上好了,我有了這件長袍,只要我的意志力夠堅強,我可以在鮮血留光之後還活著,洗淨天魔的罪惡,也許那文字的意義是這樣解讀的。

四人一貓分成兩組散場了,瑟拉和琴拉回去她們位於市民住宅區的家,亞瑟心想,

「她們家我還沒去看過耶,不知道想去看她們家她們會願意嗎?」

然後搭著馬車和潔西卡回到了自己的宅邸。

突然間,馬車被光包圍。


章節後記

我發現這章也和要改動大結構無關,所以還是先把它放到草稿區。

基本上,亞瑟被我定義為一個喜歡自我犧牲的人,這種人橫衝直撞,不加一個某種條件下不死的話大概第十章就可以幫他收屍了。

這個條件性的不死屬性也可以舖很多沒有人用過的梗,畢竟奇幻小說沒有人給主角這麼變態的能力。

「我就是隨性的寫,高興想到啥鬼東西就加」抱持這種心態,就多了這些東西。

突然很威的打完第一個BOSS後就要減弱主角,這個也在規劃中。就請期待看我怎樣把主角描述的好像很威,然後又合理的砍到好像廢物一樣。

不砍成廢物,寫到第三十章左右,主角一個貓派氣功就打爆地球了,然後四十章乾脆去找上帝單挑算了。

歡迎很會取中二的名字的人來幫我改裝備的名字,畢竟我不太會取名字。

基本上會新增篇章解釋裝備等級系統,冒險者強度等級系統是A到E,裝備等級系統暫定為「魔法」、「稀有」、「傳說」、「神話」、「世界」這幾個分級,基本上有點偷別人的梗的嫌疑,但奇幻小說就是抄來抄去的。

當然主角不可能一開始就買的到世界級的東西,連神話級的都不該有,這種寶物不是要打怪掉落,不然就是完成任務後的報酬,還要加一點因為主角的選擇的要素,不是隨便人完成都可以取得,只因為主角是主角才可以取得的。

基本上,主角有了看起來很威的裝,理論上就是要去打怪了,每個玩過網路遊戲的都知道,打怪、升級、換裝備是不變的定律。現在已經升級、換完裝備了,該去打怪了,打怪前還是要先發生一些事情會比較好。

冒險發生的事件大概已經構思好了8成,細節大概6成,先前原稿冒險只有一次,現在要改兩次。所以勢必增加新的篇章。冒險前的篇章,已經寫好原稿好了,每個篇章都會有它的目的。

我打算讓主角在接下來幾章內自爆的告白,而且告白對象是同時很多人才威,後宮小說不能告白的定律我實在恨不喜歡,就是要告白後還可以合理的只搞曖昧,主角才是真男人啊!

我在人生中至少和30個女性告白過了,當然一次只告白一個,大概40個女性口頭發我好人卡,還收過一張實體卡,因為之前躁症無法控制,喜歡一個異性就會追太緊讓人怕,但我就是不怕告白。

告白收好人卡後不氣餒才是真男人」這是我一直信奉的教條。

所以身為我的小說的主角,他也一定要瘋狂的自爆,然後當然不是收好人卡,但得不到真正確認的回應,畢竟真的寫死了就別搞後宮了,現在是一直在強調性別平等的年代啊!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