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第五章

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第五章

離開王國中央銀行才下午兩點而已。如果就這樣回家似乎有點太早,亞瑟用通訊魔法連絡瑪莉艾,拜託他介紹他熟識的傭人中介所的員工。

亞瑟把他打算動用公用存款的消息通知瑪莉艾,

「我很希望你不知道有那筆錢,所以我一直沒告訴你。」

「你肯發願後來這世界,想必你對待那筆錢一定會格外棘手。」

「畢竟他又是公用,又沒有法定公用,也沒規則規定要用在什麼上面。」

「不過如果你要用在請一位傭人上面的話,我想我和歐德會長都不會有話說。」

「三點到傭人中介所見面,我想與你一起挑選傭人,如果你認為我有這個資格的話。」

「沒問題,謝謝你,瑪莉艾,三點見。」

接下來8銅幣搭馬車前往傭人中介所,中介所位於王族行政區靠平民住宅區的門附近。

離王國中央銀行大約10公里遠,但因為約定好一小時,走路到不了,所以只好搭馬車。

瑟拉很堅持的拿了4銅幣給亞瑟,亞瑟知道她的意思就收下了。

沿路經過了一間賣看起來像是章魚燒的攤販的旁邊,亞瑟請駕駛停靠一下,下去花了一銅幣買了一盒上來請兩姊妹吃。雖然味道有點奇怪就是了。

傭人中介所就蓋的比較樸素,是個一層樓建築,外牆漆白色,裡面看的到櫃檯,還有幾個房間,是面試用的房間。

一走到門口就看到瑪莉艾在裡面,她朝亞瑟招招手,走近後說:

「我認識的那位朋友今天沒當班,但她手頭有一個不錯的女孩在徵工作,她剛剛聯絡了那位女孩,現在正在趕來的途中,對方叫潔西卡。」

過了大約一刻鐘,一個穿著有點泛黃的女僕服的女孩出現了。

瑪莉艾走過去跟她講了幾句話,就示意我們到一號房間裡去面試。

房間就是一個圍繞著桌子的四張長沙發,都是走樸素路線。

首先先端詳一下潔西卡長怎樣,她是金色頭髮,臉上有點雀斑但看起來有點可愛。應該是18~19歲的人。臉小小的,眼睛也大大的,祖母綠色的瞳孔。

緊張的時候嘴唇會有點噘起來。身材適中,身高約160,體重偏瘦,胸部沒有很大,但說小也不是。腿有點粗,不知道是不是做女僕的工作太久。身穿的是黑白的女僕專用服裝,但白色已經泛黃了。

亞瑟覺得這個女孩看起來還蠻漂亮的,由於是用公用帳戶的錢請的,亞瑟覺得沒資格挑一個自己覺得很漂亮的女孩來伺候自己。

而且亞瑟現在心裡正糾結是否該有男女之間的愛,一直問自己,一直沒答案。

第二次的人生,感覺很多都不該有,但沒有又可惜。

然後另一個想法是覺得女僕不該是自己的戀愛對象,畢竟一直把對方使喚來使喚去,當戀愛對象有點過份。

「那個……我不做侍寢的行為喔!大人應該知道我在指什麼。」

「放心,我也沒這個要求,你會煮飯、洗衣和打掃嗎?」

「這是女僕最應該要會的吧?」

「那你能幫我整理一些文件嗎?」

「怎樣的文件呢?」

「大致上是我不在家的時候,冒險者公會送過來要我批改的文件…」

「多半是一些預算要審核啊…該不該獎賞某組冒險者啊…就是會動用到冒險者公會總資產的部分。」

「讓我過目也沒關係嗎?」

「當然沒關係,我做事堂堂正正,給全天下公開檢視都沒關係。」

「不怕我偷藏東西起來嗎?」

「這我想你不會吧,我不想把人想的太壞。」

「可是我很會偷懶也沒關係嗎?」

「正當的休息我覺得是允許的喔!」

「嗚!那我想要200金的酬勞也沒關係嗎?」

「咳!」瑪莉艾咳了一下提醒對方不要要求過份。

潔西卡突然流起眼淚。

「我媽媽生病了,住在平民住宅區的醫院裡。」

「我當全日制的女僕,等於就沒人可以顧我媽媽,但我再不找工作我媽媽就要被辦強制出院了。」

「我之前的雇主說我只要委身於他,他就負責出所有的錢把我媽媽治好,可是我怎麼想都越想越不對,所以就逃走了,所剩的衣服就只剩下這件泛黃的女僕服。」

亞瑟問瑪莉艾說,「這種情況很常見嗎?」

「你是指媽媽住院還是指雇主逼迫女僕委身於他呢?」

「後者。」

「在這個世界這是很常見的,會去當女僕的一定都是為了金錢。所以一被這樣要求通常結果都是會接受的。」

「嗯,果然採取資本主義就會變成這樣。」

「不好意思,什麼主義?」瑪莉艾不解的歪頭問道。瑪莉艾以為又是什麼異端學說,在這個世界並沒有人提出資本主義、共產主義之類的學說,畢竟國教會有一部分的控制思想的影響在。

「喔,沒有,我自言自語。」

「潔西卡,你媽媽大約要多少醫療費才會好呢?」

「我媽媽是得肺炎,原本是很簡單的病,但是這次叛亂導致抗生素價格飆漲,如果持續性的施打抗生素的話,大約七到十四天就會好了。」

「連續施打十四天抗生素約多少錢呢?」

「現在抗生素一針需要1金5銀,一天需要施打四針,所一天需要6金,14天的話…嗚,還要算住院費用,現在平民地區醫院住院費用一天要5金,因為出現一位難求的狀態。」

「我已經把所有存款都花光了,抗生素只能用吃的,但在這樣去撐不久了。」

「那我給你200金吧!瑪莉艾,從我私人帳戶出應該無所謂吧?」

「真的沒有必要這樣的,亞瑟大人,要的話從公用帳戶出也無所謂。」瑪莉艾急著說。

「真的嗎,歐德會長也會做一樣的判斷嗎?」

「是的,但你幫了她這麼大的忙,要她回饋你什麼呢?」

「侍寢的話絕對不要,拜託,其他什麼都好。」潔西卡含著淚猛搖頭。

「她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能說什麼。」

亞瑟仔細的想想。

「你能不要當女僕改當我秘書嗎?」

「秘書嗎?我沒當過耶!要做怎樣的事?」

「因為我接下來可能會常常不在府邸,會有很多的文件要批閱。」

「就只是您剛剛說的整理文件嗎?」

「首先不要用”您”這個稱呼了,我不太喜歡。」

「那”大人”可以嗎?」

亞瑟想想,雖然他很想和在座每位都平起平坐,但他就是很罪惡的得到了爵位,在這個世界上有爵位就是高人一等,所以不接受恐怕不行。

「好吧,大致上就是文件的整理分類讓我批改的時候效率高一點。」

「然後我去視察冒險者公會的時候你也跟在旁邊,我在視察的時候你就幫幫冒險者公會的職員的忙,做些跑跑腿的工作也好。」

「畢竟給你的錢,瑪莉艾要我從公用帳戶裡面出了。這樣對冒險者公會有點回饋我心裡也會比較踏實。」

「那侍寢真的不用嗎?」

「當然不用,我還沒惡趣味到這樣,利用別人母親生病的時候下手。」

「以後一個月就固定給你200金好了,你多拿些錢回去孝敬母親。」

「真的嗎?」

潔西卡眼淚又開始流還連鼻涕都流下來了。

真的已經完全沒顧形象了。

「好了,你先冷靜一下,陪我去辦點手續吧!瑪莉艾,我需要辦什麼手續嗎?」

「有這一式兩份表格要填,姓名,服務地址,薪資待遇要填正確。」

「然後雙方各自在兩張上簽名,就契約成立了。契約要保留好喔。」

亞瑟接過羽毛筆,開始填起表格。

在旁邊一直若有所思的琴拉突然語出驚人的說道:

「亞瑟,不然你養我好嗎?如果是你的話我不會討厭喔。而且你的私人存款還有剩很多吧。我不會花很多的。」

瑟拉聽了目瞪口呆,用充滿怒氣的聲音喊道說:

「就說別對我妹妹出手了啊!渾帳!!」

然後拔出細劍指著亞瑟的臉,突然笑咪咪的說

「你想要我刺哪裡?刺幾下呢?來個嘴巴100連擊如何?」

突然瑪莉艾大力拍了桌子一下,說:

「妳們兩姊妹都別鬧了,沒看到亞瑟大人很困擾嗎?」

「妳要跟我搶亞瑟嗎?」琴拉瞇眼說道。

「為什麼會變成那樣?」

「我只是要你們不要造成大人的困擾啊!」

亞瑟小小聲地說,「我去一下洗手間。」

然後就跑出了傭人中介所,剛好路邊有一輛空馬車經過,就攔了它說,「3銀!目的地等等再說,快載我離開。」

然後就快速的回到自己的宅邸了。

突然琴拉用訊息魔法傳訊息過來說

「你怎麼不見了?」

「我還想要活命啊!我還沒平息王國的叛亂,不能死啊!」

亞瑟已經把叛亂當成血洗天魔的罪惡的首要目標了。因為想不到有什麼更大更具體的罪惡在這世界上。當然整個社會制度在亞瑟眼裡是罪惡的,但他認為自己也是罪惡的沒資格評斷。

「沒關係,我現在就到你宅邸喔!」

「別過來啊!要過來的話別帶瑟拉過來。」

「來不及了!亞瑟!我、瑟拉和潔西卡都在馬車上了,大概十分鐘後到。」

感覺死亡步步逼近,「這次沒有瑪莉艾幫忙緩頰,瑟拉的劍很可能就對我的臉做出100連擊了。」亞瑟心想。

亞瑟看著時鐘,每過一秒就感覺死亡在向自己逼近。秒苗喵似乎可以聽見訊息魔法,覺得很有趣的看著亞瑟。

這時候主動出擊好了。

用訊息魔法呼叫琴拉。

「你怎麼會突然講這種話呢?」

「因為你好像錢很多啊!」

「妳不像拜金的女生啊!」

「我不知道什麼是拜金!因為你是亞瑟所以才說這些話啊!」

「能不能給我點時間考慮呢?我現在還沒想好男女感情的事情。」

「要多久呢?」

「等我血洗天魔的罪惡以後可以嗎?」

「那不就要等很久,我不要!」

「那12個月好嗎?」

「你是要等那啥指數期貨平倉後逃到國外去對吧?」

「我哪會逃啊?哈哈(汗)」

可惡沒路選了,只好說真話了。

「可是我喜歡的是你姊姊,怎麼辦?」

琴拉這時頓了一下,她心裡有點哀傷,因為她其實真的對亞瑟有很大的好感。但亞瑟竟然說喜歡的是她的姊姊,琴拉感覺內心好像被自己的冰魔法冰住了一樣。

「那你就兩個都養就好了,反正姊姊也喜歡你的樣子。」

「不不不!琴拉大大,你這樣會害我被細劍貫穿腦袋。」

「不不不!亞瑟大大,在姊姊把你殺了之前我會先把她冰起來的。」

「這樣瑟拉會很不妙吧!」

「當然,她要殺了我的搖錢樹。」

「我不想當任何人的搖錢樹啦!」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可惡,一定得去開門了。

打開門後,看到只有潔西卡站在門外。

「只有妳嗎?」

「對啊!因為那兩姊妹吵起來了,瑪莉艾就送我上馬車到大人這邊來取錢。」

「等我一下我用訊息魔法一下。」亞瑟急著說道。

呼叫琴拉。

「琴拉,妳剛剛在整我?」

「對啊,你現在才知道嗎?好好玩喔,姊姊笑得快死。什麼爛告白啊,姊姊都無言了。」

「她知道我喜歡她了?」

「不知道耶,她好像以為這是開玩笑中的一個環節,所以沒當真。」

「那就好。拜託以後別再跟我開這玩笑了。」

「不好,其實我很難過,我被甩了。」

「這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跟你道歉,不小心甩了妳,抱歉!這樣嗎?」

「哈哈,跟你相處真有趣,我不會放棄的,你就死心吧!我總有一天會要你主動要養我的。」

「好吧!那期待有那天的到來,該這樣說嗎?」

「當然要這樣說!」

「那我先掛斷一下,我要處理潔西卡的事情。」

「嗯。別對潔西卡出手喔!」

「當然,我答應她就是以我人格掛保證了。」

「嗯,不知道你的人格可以相信幾分就是了。」

通訊中斷後,亞瑟帶著潔西卡來到貴族宅邸區的王國中央銀行領錢。

亞瑟領了300金出來以後,先拿了200金給潔西卡。

「謝謝你,大人,我這輩子不會忘記你的恩情的。」

「這筆錢的恩情來自於全冒險者公會喔,不是我一個人的。」

「但是如果沒有大人同意,是不會有這筆錢的。」

「好啦。你先趕快去處理事情,然後這五十金給你去買漂亮衣服或喜歡的東西。」

「謝謝大人,可是我真的不能陪你睡喔!」

「無所謂啦!我不是會計較這種東西的人。」

「也許熟知大人的人品以後我會改變也不一定。」

「那你熟知我的人品你就會知道你改變也沒差了。」

「大人真的對我的身體沒興趣嗎?」

「說沒興趣是騙人的,但基於一些緣由,我還在想著我這一生到底該得到什麼,不該得到什麼。」

「了解了,所以大人不是同性戀就對了」。

「當然,但你現在就算爬到我床上來我都不會對你怎樣的。」

趕在門關起來前,潔西卡回到了平民住宅區。

亞瑟又一個人回到房間,拿著常喝的葡萄酒,看著二樓的街景。

「我也受夠我自己做的差強人意的料理了,好懷念母親煮的飯。」

「今天做了好多跟所發大願無相關的事情啊!」

亞瑟心理無限的罪惡感在膨脹,只要做跟大願無關的事,他罪惡感就會增加。因為自己已經死過一次了,這次的生命理論上是要犧牲奉獻的。

但他不知道他曾加的罪惡感根本是在阻止他未來在地獄中受度的資格。

亞瑟只要在喝葡萄酒的時候就是一隻手拿著冥想石在練習魔力的收放。

他最近已經練習到收放速度在一秒以內,能如此快的收放代表施法的速度也會相當快,看來該找個時機去挑挑合適的道具,要去平息叛亂了。

當天晚上躺在床上,秒苗喵說話了:

「你錄用了傭人了嗎?」

「嗯,錄用了一個女孩子。」亞瑟回答。

「你不會對她做什麼吧?」

「當然不會」

「那就好,晚安」秒苗喵打一個哈欠便不理亞瑟了。

「晚安」

亞瑟來到這個世界以後,每天早上都是五點起床,都會在貴族宅邸區晨跑鍛鍊。

貴族宅邸區有個門直通城外,亞瑟會從宅邸開始晨跑到城外,然後盡情地練習魔法。

在喝葡萄酒前,亞瑟通常會翻閱從魔法師公會買來的法術刻印百科。

然後有他能使用的魔法,他就會拼命的把那刻印記到大腦去。

然後隔天再去放個痛快。在城外的時候沒有人管他施放魔法,他可以盡情地讓自己的魔力放到極大。

只是實戰經驗亞瑟只有在那一個月裡和拉斯對練的時候才會有累積。但拉斯仍然都有保留,畢竟不能讓學生在訓練中死亡。

亞瑟覺得自己渴望更加的強大,要血洗天魔的罪惡,自己一定要很強大,可能要很多血才洗得完。

亞瑟潔西卡來到府邸裡第8天連絡瑟拉。告訴她要去逛王都最大裝備店,「火龍之爪」。

潔西卡也受邀要到火龍之爪一起幫忙挑裝備,雖然她沒有戰鬥能力,但有一定的審美觀。

 

這八天內發生了一些事。

潔西卡第二天就完全適應府邸的生活了,她花了50金的一部分買了幾件漂亮的洋裝和五隻玩偶熊,她很喜歡玩偶熊。

她只有在府邸做家事的時候會穿女僕的制服,其他時候都是穿著洋裝,因為她謹記得亞瑟希望她成為秘書,而不是女僕。

很努力的學習文件的分類工作,但八天而已還是不能要求太多。

一日,亞瑟要去找潔西卡,站在傭人房外正要敲門。

聽到裡面禱告懺悔的聲音,「全善的神,請原諒我吧!我拿已經死掉的母親做藉口,想要更多的收入。請原諒我騙了一個善良的人。」

亞瑟頓時口呆,他不知道原來潔西卡是騙他的。他仍然不願意把人性想的太壞。

心想潔西卡可能只是一時受到金錢誘惑,貪欲本來就是人有的慾望,他自己也去買了指數期貨。

亞瑟早就覺得自己是充滿罪惡的一個人,35年的人生亞瑟也做了很多錯的事情,甚至很多不值得原諒。所以他反而想要原諒潔西卡,被充滿罪惡的人原諒,應該會很無言吧!

突然間門打開了,懺悔完的潔西卡一副若無其事的開了門,看到亞瑟在門外。嚇了倒退了三步。

秒苗喵在後面偷看。

但亞瑟一副若無其事的和潔西卡說要去冒險者公會,潔西卡不知道亞瑟有沒有偷聽到,但直接問一定穿幫了。所以就硬著頭皮跟著去了。

亞瑟在那天完全都沒在潔西卡的面前提到錢的事,正當放心的幫職員跑腿買麵包回來的時候,聽到亞瑟小聲的在問瑪莉艾該怎麼辦。

瑪莉艾義正嚴詞的說這種事情應該報告傭人中介所,將潔西卡裁撤掉,並讓她以後無法找工作。

亞瑟一時覺得這樣太殘忍了,和瑪莉艾說,她的錢就由我的私人帳戶出吧,我不想動用公用帳戶的錢了。

亞瑟不忍心看人受到懲罰,只要那人不是純粹的惡,不是天魔,就應該要有受到原諒的資格。

他聽到潔西卡騙他錢的時候,其實內心很傷痛,但他在之前35年的人生,也騙過人過,他當時受到了無條件的原諒,所以他想無條件的原諒潔西卡。

原來那是陳斌在大學時候的事情了。

陳斌是一個電腦軟體技術很強的工程師,他很想證明自己,所以寫了一個木馬程式。

木馬程式只要執行,就可以控制對方電腦,看到對方電腦的任何東西,但有一個條件是一定要對方手動執行。

所以亞瑟騙他的三個好友,說這是一個防毒軟體的更新,真是諷刺,那其實是防毒軟體的木馬程式。’

他的三個好友,並沒有裝防毒軟體,所以就中毒了。亞瑟在理智清醒後向三人道歉,雖然有兩人的友情就此結束,但還是被原諒沒有被舉發。

亞瑟當然認為那是他永遠的罪惡,他要承受一輩子,但被原諒的時候真的很開心。

他永遠不會原諒自己,但他總想要去原諒別人。

所以亞瑟選擇希望原諒潔西卡。因為潔西卡並不是那麼壞,她還懂得懺悔,並不是純粹的惡。

但亞瑟也有懺悔過,但亞瑟認為自己的懺悔只是為了讓自己內心好過,亞瑟並不覺得他自己的懺悔值得原諒,只覺得自己很自私

潔西卡聽到了很感動。回府邸以後和亞瑟徹徹底底的懺悔,把偷藏的錢要還給亞瑟,說她願意只領100金只希望能繼續在亞瑟底下工作。

亞瑟說沒必要變回100金,也沒收被騙走的錢,約定好200金就是200金。不管是受騙還怎樣,亞瑟並不覺得吃虧。雖然亞瑟見到了潔西卡貪婪的一面,但亞瑟不以為意。

亞瑟覺得當時給予了,就不該拿回來。況且自己現在的人生是第二次的人生,他總想做的瀟灑點。

仍然想要把人性看成是善良的,除了自己的以外。

潔西卡很感動,然後哭著回傭人房了。

當天晚上潔西卡身穿薄紗,鑽進了亞瑟的被窩,被秒苗喵咬了三下,但還是硬賴在床上。

亞瑟睡熟了,並沒發現,不自主的抱住了潔西卡。

潔西卡覺得自己很幸福。

隔天亞瑟一樣五點起床,發現了這樣的狀況,並沒吵醒潔西卡,留下了:「小心別感冒!」的字條。就去晨跑了。

亞瑟覺得潔西卡身上有像薰衣草的香味,還蠻好聞的,所以對她鑽自己的被窩也不覺的不妥。

是矣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亞瑟並沒有做違反他所知道儒家君子該做的事,想當初柳下惠坐懷不亂也是被稱為君子。

但之後潔西卡每天都鑽到他的被窩裡,亞瑟心想反正也沒做什麼就跟她「蓋棉被純睡覺」。秒苗喵有偷偷跟亞瑟抱怨她覺得很擠。

被發現欺瞞已經是四天前的事了。

但其實這四天的相處下來,潔西卡也對亞瑟卸下了所有的防備了。

不知不覺,自己最真誠的一面就會展現在亞瑟的面前。

不管是歡笑,不管是生氣,潔西卡都不會有任何保留。

如果亞瑟現在命令潔西卡要委身於他,潔西卡應該不會抗拒。

但亞瑟就是因為不會做這樣的命令,潔西卡才對其這麼尊敬。

潔西卡26歲,如果撇開玩偶熊的話比起同年齡的女性心靈成熟很多。

但遇到亞瑟,潔西卡就好像一個妹妹崇拜哥哥一樣。

潔西卡也不是沒有對亞瑟有非分之想,只是她知道亞瑟有些價值觀還在混亂狀態。

潔西卡也知道亞瑟過去發大願的秘密了,她聽的那天感動到哭了。

所以她知道以亞瑟這麼認真看待生命的人,價值觀會混亂是很正常的。

畢竟人生就是這樣,當你覺得搞懂人生的時候你恐怕完完全全的搞錯了。

潔西卡最後把亞瑟當成大哥看待,不過心裡偷偷留個但書,也許哪天亞瑟找到他要找的價值觀,可能可以成為情人。

潔西卡想要一生守候在亞瑟身邊,即使沒找到,現在的潔西卡心中也是很期待一生守候在亞瑟身邊。

她知道亞瑟不是高位貴族,不是有錢人,他支付的薪水是從公用帳戶中取得的。

但在潔西卡說到他媽媽在住院的時候,亞瑟當時似乎早就決定好要幫她,不論她是否願意在亞瑟身邊。

以死去的媽媽來騙亞瑟,這對潔西卡一直來說都是有罪惡感的。但亞瑟毫無條件的原諒她。

潔西卡覺得亞瑟對自己真的是太好了,自己甚至不值得亞瑟對她這麼好。

潔西卡也沒原諒自己,但決定將這份罪惡丟給救世主來幫他扛,盡全力的服侍亞瑟是她該做的事。

所以不管任何事情潔西卡一定是全力以赴,從不給自己偷懶的時間,因為覺得會愧對亞瑟。

至於亞瑟,他看待潔西卡就像看待自己的妹妹一樣。

這點兩個人倒是很有默契。

亞瑟當初確實是無論如何一定會出那筆錢幫潔西卡,即使潔西卡決定不當他的女僕。

但亞瑟秉持的原則是,取之於眾人,還之於眾人的概念。

亞瑟認為他的生命、他的金錢,全都是來自眾人的恩賜。

並不是私人目的性的給予,他只是覺得有人受難應當得救,自己有能力就應該想辦法讓她得救。

亞瑟對於那些逼迫自己女僕委身於自己的有錢人或貴族相當的不以為然。

從再生在這個世界以來,亞瑟已經接近到無欲無求的階段。

也許是在轉生的途中讓他失去了原本世界佛教所謂的貪嗔癡吧。

他到這世界也不曾發怒過一次,不曾執著過任何一件事。

除了發大願的要以鮮血洗盡天魔的罪惡以外。

但到底是如何以鮮血洗盡天魔的罪惡呢?而且不是一般天魔,是天魔之主波旬。

亞瑟一直不知道要怎麼做,但他認為時機到了自然就會知道地藏菩薩要他發的大願的本意。

也許時候到了,亞瑟就會鮮血淋淋的去與天魔大戰。最後戰勝天魔,將天魔所降之罪惡驅逐出人間。

亞瑟在這八天來大概是到這世界以來享受最寧靜的生活。自從潔西卡來了以後秒苗喵幾乎都不說話,也沒什麼監視的舉動。

他八天以來除了晨跑,都沒離開宅邸。

不是享受著順口的葡萄酒(但並不昂貴),思考人生的價值觀。

就是埋首於書堆,努力的背刻印,亞瑟背的刻印除了戰鬥型的魔法,也有一些是輔助型的魔法了。

文件的處理有潔西卡的幫助,流暢很多,雖然未來還有進步空間就是。

亞瑟看潔西卡有空閒的時候就會找她來聊天,聽她說說她的事情。

潔西卡很喜歡講話,所以亞瑟決定在聊天時盡量當個傾聽者。

潔西卡自從12歲就被送去女僕的學校學習,18歲的時候畢業,任職於前任的雇主那邊1年。

在那邊是有點受到了壓榨的概念。休息時間也被縮短,薪資酬勞也被找理由降低。

然後因為自己長得有點姿色,在眾多女僕中她被所有人排擠。

所以一直都是一個人,每天就是無止盡的工作,然後一個人睡覺。

雇主一直對她的身體有興趣,但她一直找理由推拖。

潔西卡是虔誠的國教徒,國教徒對於婚前女性的貞節是很在意的。

潔西卡也相當的在意,但為了生活下去只好忍受,雇主會不時的對她騷擾。

直到今年秋天,雇主想使用強行的手段霸王硬上弓,潔西卡就逃跑了。

編了媽媽住院的理由,找之前幫她仲介的仲介員也就是瑪莉艾的朋友。

那個仲介員以為在這個關頭她非常缺錢,所以亞瑟當時要找女僕,理論上應該拿出每人的簡歷給亞瑟挑來面試。

但她趁著不當班的時候,把潔西卡拜託給瑪莉艾,她相信瑪莉艾處世正直,一定會有什麼好消息。

但兩人都一直不知道被騙,直到亞瑟講了她們才知道。

但亞瑟希望兩人保密,她們也不想破壞亞瑟的慈悲心。

亞瑟一直相信,第二次的人生,就算所發大願行不成,也要多做點善事。

就算被騙,也只是一個過程,而且他從來沒有在意金錢太多,從他在當陳斌的時候就對金錢觀很開放。

他對潔西卡騙了人還會懺悔這個行為感到很有趣,理論騙了人是會想盡辦法正當化自己行為,所以她認為潔西卡本性是很善良的。

兩人相遇,成現在這種很奇特的主僕關係。


章節後記

「奇幻後宮類小說怎麼能沒有女僕呢?」寫作的時候我突然這樣想,於是就多了一個女角色是一個騙主角錢的女僕,太老實的女僕沒創意。

「如果只是為了生病的老媽,這根本老梗。」我寫寫這樣想,所以就改成潔西卡是騙亞瑟的錢了,這樣感覺角色比較有個性。

別問我蓋棉被純睡覺有沒有可能,以我本人到現在和五個喜歡的女性蓋棉被純睡覺過。所以對我來說這是小Case,一點都不會成為困擾。

既然我做得到,我筆下的主角就要做得到。主角做得到的,我就不一定要做得到,因為我是作者,根本權力的濫用。

總想要吸收點讀者的回饋,最好是有小說撰寫背景的人或是繪畫背景的人,當然純讀者也超歡迎。

畢竟我想有回饋,對我寫作進步會幫助很大。哪裡敘述不完整、有遺漏、無法想像之類的。哪個橋段意義不明之類的,或純粹的發現錯別字。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