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第二章

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第二章

經過了比預定長的時間,大約十六天的苦讀,亞瑟終於看得懂這世界的基本單字了。

由於字母轉換成發音可以由不知道什麼能力的轉換成亞瑟的語言,所以學習上比想像中的快。

但也沒有像瑪利艾所說的十四天就完成。

他在原先的世界,是考上明星高中和考上一流大學的。

所以對自己的要求很高,但那個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但他對現在身體的記憶力感到很驚訝,似乎恢復陳斌年輕時的記憶力了。

在語言的學習能力上,亞瑟在原本世界是會中文、英文和日文,但到這個世界學一個發音相同的語言卻花了比料想還要多的時間。

亞瑟有點遭受打擊。

這幾天一邊學習一邊處理冒險者公會來的資料。簽名也越來越熟練。

好在瑪莉艾是相當誠實的一位女性,所以並沒有受騙上當的地方。

亞瑟今天預定要到冒險者公會去結識冒險者。當然秒苗喵也跟著。

其實有秒苗喵在亞瑟並不會太無聊。

想講話的時候就可以找秒苗喵講話,但畢竟秒苗喵長的像貓。

每過一天亞瑟的罪惡感都在增加,肩上扛的重擔也不自覺的一直在增加,亞瑟恨不得立刻犧牲自己,達成他所發的大願。

但自己沒改變,去地獄永遠得不到救贖,他不想要這樣。

亞瑟和一般人一樣都是渴望得到救贖。

人生活總需要基本的衣食,請傭人的計畫亞瑟決定領了第一個月俸並且列出收支表再請。

沒人類朋友孤單寂寞覺得冷。有種說不出的淒涼。

亞瑟決定要去認識幾個好朋友。

瑪莉艾雖然交情不錯了,但並不是可以當朋友的對象,原因是工作有利害關係。

雖然瑪莉艾公私分明。但好朋友還是不想找與工作有關的。畢竟她是下屬。

不過瑪莉艾是個相當可靠的女性就是了,雖然年紀才二十五歲,感覺像是精明的大姊一樣。

亞瑟從宅邸出發走路去冒險者公會,距離有10公里,冒險者公會在王都行政區的外圍。

如同貴族宅邸區,王都行政區外也有門,也會管制時間,但管制的就不是只有爵位了,有工作證的也都可以進出。

亞瑟這陣子由於食材都走路去採購,走路時間是快了很多。

但10公里也不是很短的距離,和瑪莉艾約11點亞瑟9點就出門了。

「這裡!這裡!秒苗喵大人也來了喔!」

遠遠的就聽到瑪莉艾一邊揮手一邊大喊。

亞瑟快步朝向那個方向前進。秒苗喵小跑步跟著,「她在人的面前應該不會講話吧?」亞瑟有點緊張的想。

冒險者公會是一個冒險者的集會場所。

這個世界的冒險者,主要是從事各項委託,從送信這種簡單的委託,到討伐魔物這種吃力的工作。

冒險者公會是一棟三層樓的建築,一樓是開放給冒險者交誼和尋找委託的,一樓有一面牆上面貼滿了各式各樣的委託。

只要將委託撕下來拿去櫃檯,然後帶著自己的冒險者身分卡片,就可以接受委託。

一半的區域擺著許多張大桌子,可供冒險者休息或聯誼。

裡面也有商店有賣簡單的食物和飲料,商店由冒險者公會外包。

團隊的委託只要由隊長去接受就好,組隊也是透過櫃台辦理,在解除組隊之前都算是同一個隊的隊友。

二樓是會議室,租借給冒險者討論冒險事宜。

三樓是行政中心,瑪莉艾就是在這裡上班,員工同僚還有十二人,但瑪莉艾的地位最高。

冒險者公會的會長是歐德,今天恰巧外出去參加熟識的冒險者的婚禮了。

據說是一個有著兩尺身高,全身都是肌肉,但是智力不錯的人物。

有機會應該要拜見一下,說拜見也怪怪的,因為他是亞瑟管轄的人物。

在這裡亞瑟的地位是最高,所以一進門從接待到料理師傅無不向亞瑟行禮。

「可以讓他們不要這麼拘謹嗎?有點不習慣耶!」

「王國指派的最高主管竟然親自現身這裡,不這樣反而奇怪吧?」

「只是我只是一個男爵而已耶,爵位最低的。」

「就算是男爵也比我們的地位高啊!總之不要介意啦!你想結識怎樣的冒險者呢?」

「嗯…我想想喔!我如果要組隊的話也可以嗎?」

「不可以!!!最高主管組隊參加冒險什麼的也太奇怪了。」

「那我不參加討伐型的高難度的冒險,讓我體驗一下冒險者的生活吧!」

瑪莉艾有點生氣的說:

「你好端端的男爵不當,要當冒險者,實在讓人難以理解耶!」

「我本來就是讓人難以理解的生物。」

「好吧!你可以組隊,但你要接受的委託必須由我審核過,可以嗎?」

逼不得已瑪莉艾只好妥協。

「好,謝謝妳,老師大人!」

「別叫我老師大人,這樣很奇怪,別人都在看了。」

瑪莉艾臉紅有點鬧彆扭的別過頭去。

「那我想想,我的組隊需要有一個攻擊強力的物理性職業輸出,攻擊強力的魔法性職業輸出,和一個強壯的物理前衛,我想擔任魔法師後衛。」

其實瑪莉艾聽不懂「輸出」這兩個字,「輸出」是陳斌那個世界網路遊戲的術語。

但聽到物理攻擊力,魔法攻擊力,大概也猜的到意思。

「你會魔法嗎?」

「我打算最近去魔法師公會拜師學藝,希望學得會。」

亞瑟在看瑪莉艾送他的王都地圖時候,有特別看到這個單位。

「聽說魔法與智力息息相關,你能在十六天學會王國的語言基本,我想學魔法應該會很快。」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瑪莉艾有推薦的人選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先去隊伍徵募的看板找一下吧!」

兩人走到隊伍徵募的看板旁。

亞瑟看了一張雙手斧戰士的隊伍募集公告。

「這個好像不行,物理輸出我覺得以劍類的武器會比較好。」

亞瑟心裡回想他在先前世界玩網路遊戲的心得,劍的職業在他心目中評價很高。

「我這張如何?有兩人。」

「細劍和冰系魔法師,兩個同時在隊伍募集,好像不錯,應該約來看看。」

「她們我認識喔!你看,在角落喝酒的兩個紅頭髮的女生就是了。」

「那我們去搭個話如何?」

「這種事情應該你自己做吧!突然看到公會秘書出現不同意的也會變勉強同意,到時候組隊只會變得很麻煩而已。」

「好吧!我這就去搭訕。」秒苗喵突然咬亞瑟的腳後根。

「痛…」亞瑟抱怨。

「別說搭訕啦!只是要去尋找組隊隊員而已。」

「說的也是,那就堂堂正正的去搭訕吧!」

「…….」

「我開玩笑的,我到這個世界後就沒有男女之情之類的游刃有餘的時間。」

「是嗎?發大願也真是不得了啊!」

「別隨便跟別人說喔!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騷動!」

「放心吧!我口風最緊的!你等等搭訕失敗我也不會跟別人說的!」

「為什麼要建立在我會失敗的前提上啊?」

「總之快去吧!」

亞瑟走向兩位紅髮女孩。

兩位紅髮女孩恐怕是雙胞胎吧!外觀幾乎沒有什麼差別。

要說差別的話,腰間有刺劍的那位留著一頭長髮,而桌上擺著法杖的那位留著是齊肩的短髮。

初步眼光掃過去,兩人的身材都很不錯,都是屬於纖瘦型的女性。

雖然是纖瘦型的女性,但胸部的大小怎麼看都不覺得跟體型相襯。

亞瑟目測了一下,「恩,應該有D罩杯吧!」

但整體看上去又像藝術品的雕像般比例是那樣的完美。

兩人臉蛋屬於瓜子臉,有著大大的眼睛,瞳孔的顏色是藍色。

身上穿著長髮的是以紅色系為底,短髮的是以藍白色系為底。都是穿休閒服。

年齡約18歲左右,比起瑪莉艾年幼了許多,但不知是否是因為是冒險者,多了一分說不出的滄桑感。

亞瑟總覺得長髮的女性一看就讓自己想到原先世界動畫裡的傲嬌的角色,然後短髮的女的有一種沉著冷靜的感覺。

「你…看什麼?看完了嗎?」

紅色長髮女生生氣的向亞瑟問道。

「啊!抱歉!我不是變態!我只是想問兩位不知道有沒有意願組隊呢?」

「那你為何把我們從上到下全身看一遍呢?」

「這,我也很難解釋,只能說是不注意的。因為兩位外觀太亮眼了」

「唔…」

紅色長髮女孩臉泛紅暈的頓了一下。

「你說要組隊,但我記得你剛剛進來公會的時候,公會的人都向你敬禮對吧?而且你怎麼帶了一隻貓?」

紅色短髮的女性說道。

「嗯!妳觀察力真好!我的身分比較特殊,是王國派來管理冒險者公會的男爵。」

「這隻貓叫秒苗喵,是很聰明的貓~」亞瑟幫兩人一貓介紹了一下。

「喵~」秒苗喵裝乖了一下。

「妳好!秒苗喵!」紅色長髮的女性說道。

「有爵位的人為何想要當冒險者?」

紅色短髮的女性問道。

「因為我有使命在身上,我來這個世界就是為了除盡惡的根源,即使丟失性命也在所不惜…」

突然間長髮女性插嘴道:

「是嗎!真是好的覺悟!我叫瑟拉,她叫琴拉是我妹妹,我也算嫉惡如仇的一個人,你可以講一下惡的根源是什麼嗎?」

亞瑟把他跟地藏菩薩約定,所發大願,大致上的講了一遍。講的時候秒苗喵仍然拚了命的想咬亞瑟的手,但亞瑟都躲開了。

亞瑟當時不知道他說的這些東西是可以被當作異教徒處以火刑的。

所以他才若無其事地和兩人說這段過去。

兩人是國教徒,但可能是身為冒險者,包容力比較大一點,或是天生本來包容力就比較大一點的,就不跟亞瑟爭辯。

瑟拉說:

「原來如此,所以你是為了你能得到救贖發的大願?」

「大致上是這樣,主要是自我滿足罷了。」

亞瑟沒說很清楚地藏菩薩的願力,與自己要去地獄報到被拒絕的悲慘過去。

他覺得這有點無關緊要。

琴拉問:

「你會戰鬥嗎?」

「我接下來要去魔法師公會學習魔法,我希望到時候能學會幾招必殺技。」

瑟拉插嘴:

「琴拉是魔法師喔,到時候你開始學你有問題可以向她請教。」

「那妳們願意和現在還不成才的我組隊嗎?」

瑟拉說道:

「如果是和惡的根源打的這麼精彩的戰鬥,我才不想錯過呢!」

瑟拉其實很自私,他自己嫉惡如仇,她想利用亞瑟滿足自己打擊罪惡的慾望。

瑟拉是國教徒,她對亞瑟發的大願一點都無感,也對天魔的一說抱持著懷疑,她只是直覺認為跟著亞瑟一定可以打擊罪惡,她還暫時不打算舉報亞瑟為異教徒,她只要一舉報亞瑟就要被處以火刑了。

「我是姊姊去哪我就去哪。」

「那我們去找瑪莉艾小姐登記組隊吧!」

琴拉問道:

「你小隊隊員就找我們兩個嗎?」

「不,我還打算找一個物理職業的前衛。不過現在組隊募集版上並沒有這個人物」。

瑟拉故意語態鄭重地說道:

「了解,那我們先三人組隊培養一些默契好了。先說好喔!你不准對我妹妹出手喔!」

「你不擔心自己,反而擔心你妹妹喔!」

「我自己有我自己的原則,我妹妹就很單純,很容易被騙。」

「放心吧!發了這個大願後,雖然沒有禁止我在男女關係上,但一天不除去天魔波旬,我一天不得解脫,也沒有心思在男女情愛上。」

瑟拉小聲地說:

「說都是這樣說的,最後總是會不小心掉入情網吧!」

亞瑟不滿的回:

「說的好像過來人一樣呢!」

瑟拉開始補充:

「故事都這樣寫的啊!然後王子最後就要去救公主,最後與惡龍戰鬥,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講到這裡,瑟拉一臉的陶醉樣,似乎瑟拉很喜歡這類的童話故事呢!

「姊姊總是那樣,一講到童話故事就沒有抵抗力,她現在心思不知道飄到哪去了。」

琴拉出來緩頰。

「呵呵,這也是一個優點,哪天認識到王子與公主不會有幸福快樂的結局的時候,感覺人生也失去了些什麼。」

「嗯,這種感覺我懂!」

琴拉拼命的點頭附和。

大約過了十五分鐘,瑟拉終於回過神來。

「兩位抱歉,不小心又陷入妄想中。」

亞瑟溫柔的說道:

「不要緊,這樣的瑟拉很令人羨慕。」

「唔…」

瑟拉微微地抖了一下,有點臉紅。

天啊!真是可愛,說什麼不管男女關係,亞瑟似乎在心裡咒罵自己的無能。

亞瑟似乎對他第二次的人生是否能享樂感到存疑,似乎這次的人生只為了大願與能在地獄受度而生,享樂對他只會造成罪惡感。

「不知道這會不會有點冒昧,我想看看兩位的戰鬥技術。畢竟我現在還沒有辦法展現我的戰鬥技術。」

「沒問題啊!」「沒問題啊!」

兩個人同時回答,不愧是雙胞胎,默契真的很不錯。

地點移動到冒險者公會後方的練習場,這裡有相當多的木製人偶,和一個靶場。

「你想要先看我的物理系的還是琴拉的魔法系的?」

「先看物理系的好了,因為我原本的世界並沒有魔法。」

「那就我先上了喔!」

瑟拉拔出細劍,那是一把銀製的細劍,刀柄處有雕花,看起來相當名貴的樣子。

亞瑟說:

「該不會瑟拉是名門之後吧?這把細劍怎看都是不便宜的。」

「這把細劍是我家的傳家之寶喔。已經傳了三代了。」

「我不是名門之後,祖父那代是名門,但在父親那代家道中落。」

「現在有的只有我妹妹,和這把細劍了。所以我很珍惜這把細劍的。」

「嗯!了解了!麻煩表演給我看一下吧!」

瑟拉挑選了一個木製人偶,吸了一口氣,然後連環的刺出十一連擊,擊中的部位分毫不差,速度亞瑟的肉眼根本跟不上。

「真是了不起的技術!」

「你外行的也看的出來了不起,看來我可以自豪一下了。」

「別說我外行的啦,我對這個有點敏感,我只是晚點入行而已。」

「姊姊和亞瑟的感情真好呢!」

從琴拉那邊傳來黑色的怨念,亞瑟察覺情勢不對趕快轉開話題說:

「琴拉,妳可以表演給我看一下冰系魔法嗎?」

「要我把你冰起來嗎?」

「不要我啦拜託!你隨便冰一個木製人偶就好了。」

「冰一個怎麼夠看,要冰就要冰全部。」

天啊,真是狂暴的個性!

琴拉朝向木製人偶排列的區域舉起了法杖

「寒冰地獄!!!」

突然間所有的木製人偶從應該是心臟的位置開始,冰凍了起來,冰凍的範圍越來越大,轉眼間所有的木製人偶都被冰封了。

「我絕對不能惹她」

亞瑟心裡默默地說。

「精彩嗎?」

「嗯!魔法超精彩的,瑟拉的物理攻擊也很精采,妳們姊妹好強喔!」

瑟拉補充:

「這樣的我們還只是B等級的喔!」

冒險者有分等級,從A到E五個等級,王國的冒險者大約10萬人,B等級是前兩萬人的意思。

天啊!這樣才是B等級的,那要是A等級的會有多可怕的能力啊?

「我一定會努力學習魔法,成為配得上妳們的魔法師的。」

「嗯!我們很期待喔!」

「姊姊和亞瑟的感情真好!」

從琴拉眼中又感到陣陣怨念。

琴拉其實很單純,她雖然是國教徒,但聽到亞瑟發的大願,就不自覺的對亞瑟產生了好感,琴拉覺得為了自己獲得能夠獲得救贖,就發願於更高位階的存在為敵,相當勇敢,她一點都不在意亞瑟是不是異教徒。

而且琴拉很愛貓,她看到亞瑟養了貓,覺得更契合。好一招帶貓追女生。

亞瑟心中閃過,「是不是不該找雙胞胎當隊友啊?可是瑟拉剛剛差點把我萌殺了」

亞瑟在心裡想,這樣跟不錯的女性組隊,是不是有點太過享樂主義了點?自己的人生明明只是為了大願與能受度而生,但他不知道能享樂對他能受度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就在夕陽的照耀下,瑟拉的肚子突然響起一聲很大聲的聲音。

瑟拉臉紅著看著亞瑟說

「剛剛你應該沒聽到什麼吧?」

看著瑟拉手中拿著的細劍,亞瑟回說:

「嗯,應該沒有。」

「那我們去吃飯吧!我們表演技能的代價就是這餐你請了。」瑟拉有點不高興的說,大概覺得亞瑟在敷衍自己。

亞瑟想了想,我來這世界的時候被賦予了3000金幣,據說男爵的月俸有1000金幣,上次去商店街購物時發現一金幣等於10銀幣等於10銅幣,一銅幣大約等值於新台幣10元。

所以現在手頭應該還算寬裕,請她們吃間不錯的餐廳吧!

「我請客所以餐廳我挑餐點我點可以嗎?」

「當然可以囉~」

瑟拉的口水已經快要滴出來了。

可惡,越看越可愛。

 

三人一貓就去商店街的一間叫鳳凰亭的高級料理店的門口。

「我們就吃這家好嗎?」

瑟拉一邊往裡面走,兩眼發亮的說:

「吃這家可以嗎?真的可以嗎?這家的一個套餐最基本要1金幣耶!」

「讓我打腫臉裝胖子一下吧!難得在異世界認識了兩個朋友。」

「那你吃多一點就變胖子了!」瑟拉似乎不懂那句話的意思

「姊姊和亞瑟的感情真好啊!」

在琴拉的怨念下亞瑟等人進入了鳳凰亭。當然秒苗喵也進去了。

 

亞瑟等人點了總和5金幣5銀的餐點,有烤全雞,有龍排,還有燉飯及調酒。

幫秒苗喵點了一份牛排。

「貓會吃牛排喔?」琴拉好奇的問。

「這隻貓什麼都吃,我也沒辦法。」亞瑟故作無奈,又被咬了下。

「她好像聽的懂你在說什麼耶!」看到一人一貓的互動,琴拉驚訝的說。

「別在意別在意…她只是特別愛咬人…趕快吃吧」亞瑟急忙拉開話題。

吃飽了喝足了,時間也差不多要到貴族宅邸區的管制時間了。

所以亞瑟告別了瑟拉和琴拉兩人。

 

亞瑟回到宅邸,亞瑟照例行事項的洗完澡、洗完衣服,又倒了一杯葡萄酒,坐在窗邊。

「秒苗喵說自己是監視者,但直接去睡放棄監視任務,真是偷懶的貓…」亞瑟心想。

倒著葡萄酒坐在窗邊看夜景也變成例行公事了。

雖然只有二樓,沒有像台北101頂上漂亮的夜景可看,但看著寂靜的街道,別有一番趣味。

亞瑟又在心裡想著之前35年歲月。

雖然不是全部都是美好的記憶,但失去以後才發現每樣記憶都很珍貴。

來到這個世界後,為了不讓記憶漸漸的模糊,亞瑟會在夜間喝酒之後,拿筆把回憶起的東西寫下來。

他是為了得到救贖而發願的,他對自己的未來有義務。

且他一定要讓自己未來在地獄裡能受地藏菩薩所度。

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自己,即使今天幾度差點被瑟拉萌殺的時候,也深深的記得這件事。

原本應該死的生命獲得第二次的人生,這個人生不該是自己享樂,所以他決定盡可能的把對瑟拉抱持好感的事情壓抑起來。

他必須想想要怎樣對付天魔波旬,傳說天魔波旬是天魔之主,是在六慾天之最高,或有說法是在那之上的魔宮。自己一個凡人豈有辦法跟他抗衡?

發大願的時候發的瀟灑,但事實上心裡知道此願恐怕會以拚了命但仍洗不盡祂的罪惡做收。

如果都抱持著最後會拚了命的心態,自己豈能在路上留任何牽掛?畢竟讓別人為自己悲痛不是亞瑟的風格。

最後回想起來了一些記憶,把它們抄到記事本上,然後就躺到床上進入夢鄉。


章節後記

到此章,看起來是本作的主要女主角終於出現了,強力徵求有人可以把兩人圖形化

這張節主要的目的除了填補架空世界的內容,就是女主角的出現。

秒苗喵在本作裡面出現的場景要多少,其實沒有考慮太多,因為秒苗喵只是為了之後的一個篇章需要。

但老實說這隻貓很礙事啊!我寫作的時候一定得敘述這隻貓在做啥。

畢竟要描述一隻會講話的貓的互動是有難度,乾脆讓她都在睡覺就好了!

但都在睡覺就不知道要這隻貓要做啥,現實中的秒苗喵至少還會一直喵喵叫跟咬人。

所以往後章節要修改一下,透劇一下,未來有琴拉和秒苗喵的互動,畢竟角色設定琴拉就是一個愛貓人士。

如果覺得瑟拉和琴拉描述不夠可愛的,可以大概講個方向,我再考慮要不要寫詳細點。

預設,瑟拉是正義感十足+吃貨+有點傲嬌的角色,琴拉是膽小但一開始就喜歡主角的勇氣和主角的貓。

總之第一集的到這邊主要的女角終於出現,瑪莉艾正式變成配角,本來我就不打算讓她當女主角的。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