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第三章

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第三章

亞瑟今天預定要去魔法師公會找魔法師拜師學藝。

魔法師公會在王都行政區的中央,離亞瑟的家有20公里遠。

就算再怎樣想要鍛鍊肉體,20公里也實在太遠了。

所以只好坐馬車去,第一次搭乘馬車,亞瑟顯得格外緊張。

「秒苗喵嫌麻煩就沒跟了,超偷懶的監視者。」亞瑟心想。

馬車的計價方式是說定地點後由駕駛與乘客議價的。

但在貴族宅邸區的招呼站會有一個定價員,會由他來判斷是否駕駛有超收貴族的錢。

所以議價結果是8銅,由於馬車不像計程車一樣可以來回跑來跑去很久。

所以跟駕駛商定的結果是1銀8銅駕駛會在那裡等亞瑟6小時。

對亞瑟來說學習6小時應該早就超過自己腦力極限了。

所以早上九點就從宅邸區這裡出發,大概10點左右就到了。

 

順帶一提,這世界有一個叫做訊息的魔法,類似電話的功能,但只有學過的魔法師能使用,效果範圍大約方圓100公里,能接通兩人的大腦對話相關神經。

琴拉就是學過訊息魔法的魔法師,她在訊息魔法中跟亞瑟確定今天亞瑟要到魔法師公會,她們也想要參與。

所以大概中午11點左右她們就會到,畢竟她們是用步行來的。

 

亞瑟先到魔法師公會裡面的櫃台處詢問如何聘請老師。

聘請老師的制度基本上要有推薦函,沒有推薦函只能聘請一些風評較差的老師。

亞瑟沒有推薦函,即使他是男爵,規定就是規定。

「風評較差的老師可以逐個跟我說明風評差的原因嗎?」

「好的,亞瑟男爵。」

講到了大約第十位的時候。

「拉斯,,王國軍魔法師部隊軍人退役,由於教導的魔法非正統魔法,受到學生評價兩極」

亞瑟心想,自己在原本世界就不是什麼走正規路線的人,非正統魔法搞不好很厲害。

「好,我要聘請這位老師,請問他的酬勞要給多少呢?」

「一堂課2銀,一堂課的時間由老師規定,最低有50分鐘」

「好,那就麻煩您幫我辦這些手續。」

於是在櫃台人員的引導下,見到了拉斯,他是一位男性魔法使,但綁著長長的馬尾,衣服穿著邋遢,身材倒是精壯,

「您好,拉斯老師,我是亞瑟男爵」

「您好,男爵大人,我已經半年沒學生了,正閒著慌,一堂課的時間就訂2個小時好了,一天兩堂課,上午下午各一堂。課餘時間你要跑練習場跑到跑不動為止。」

「拉斯老師,叫我亞瑟就好,我了解了,可以現在就開始上課了嗎?」

「沒問題,叫我拉斯就好」

兩人就移動到魔法師公會內部內建的練習場,魔法師公會是一個口型結構建築,兩個邊是文科教室,一個邊是教師辦公室,一個邊是行政辦公室,口的中央是邊長2公里的訓練場。

 

「天啊,這訓練場真大,我跑一圈大概就沒力了。」

「那你就要練到能跑兩圈,能跑兩圈就要練到能跑三圈。我跟其他魔法師不一樣,我認為堅韌的肉體是強健的魔法師必備的。」

「了解了,拉斯。」

「課堂開始前你先去跑一個邊暖身。記得留點體力等等上課要用。」

大概跑了15分鐘,終於跑完了一個邊,亞瑟的轉生的身體體力還算不錯,跑玩並沒有很累。

「今天先測定魔法適應性,首先跟你解說,魔法有分六種屬性,土水火風光闇。」

訓練場上擺著六顆形狀奇特的石頭。

這些石頭經過煉金術精煉過,會對持有特定的魔法屬性的人產生反應,你一個一個握住,然後集中精神放在手中心。

首先是土,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然後是水,突然間從石頭蹦出了一堆的水弄濕了亞瑟的全身。

然後是火,亞瑟的衣服燒焦了。

然後是風,燒焦的衣服被吹乾了。

然後是光,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然後是闇,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原來你的魔法適應性有水和火和風啊!」

瑟拉從後面探出頭來說。

「你從哪裡冒出來的啊?嚇我一跳!」

「打情罵俏請下課再做,現在上課中喔!」

拉斯似乎有點不高興。

「我才沒有跟這個人打情罵俏呢!」

瑟拉臉紅的別過頭去,可惡,怎麼都這麼可愛。

「所以你適合魔法有水魔法、火魔法、風魔法。根據探測石的反應,你擁有的魔力不平凡,但不會控制。」

「不會控制的魔力只是在浪費魔力而已,魔力是要精煉到每一點點都完完全全受到掌控」

琴拉補充,並說:「貓大人沒來嗎?」好像有點遺憾。

「嗯,這個小女孩似乎對魔法有心得,不過現在是我在上課,請你們兩個在旁邊安靜地看。」

「嗚」

琴拉沮喪的低頭

「秒苗喵在宅邸裡睡覺。」亞瑟無奈的回琴拉。

「你想學戰鬥的魔法,還是輔助系的魔法?」拉斯問道。

「輔助系的魔法是指那些?」

「比如生產、製作、煉金、附魔。」

「那我想學戰鬥的魔法。」

「好,那戰鬥的魔法的基礎就是防守,你守不住對方的攻擊你就輸了。」

拉斯在地上畫出四個刻印,說道:

「你把這幾個刻印記在大腦裡,用的時候就想著刻印,想的越清晰,威力就越強。」

地上的刻印從左到右依次是

水護盾、冰護盾、火牆、風之屏障。

「水系魔法比較特別,有分支成水系和冰系。你只要熟練其中一個分支就行。」

「我現在要向你進攻,我會使用火球術,你用水護盾和冰護盾輪流擋下來。」「火球術!」

「水護盾!」

亞瑟的水護盾並未凝結成狀,火球直接打在亞瑟身上,痛的亞瑟倒在地上。

「光之治癒!」

拉斯施展光系魔法將亞瑟的傷治癒好,重新回到戰鬥位置。

「那個,只有光系有治癒魔法嗎?」

「不,風系也有,名為風之治癒,刻印是這樣,你順便學一下。等等受傷就自己治療。」

「火球術!」

「冰護盾!」

亞瑟再次被擊倒在地,但這次他馬上喊:「風之治癒」,然後就站起來說:「來吧!繼續吧!沒有時間浪費在喊痛上了。」

之後連續十次火球術全部擊中亞瑟,水護盾冰護盾沒有一次成功張開。

「奇怪了!我以為你的魔力量很夠才對。可能對刻印的認識不夠多,你施展風之治癒的時候是看著地上的刻印施展嗎?」

「是的,不看基本上會忘掉刻印長怎樣。」

拉斯說:「那今天上午的課就到此吧!你把刻印記熟在大腦裡,現在是你大腦裡沒有熟記刻印的樣子,所以施展不出魔法的原型。」

亞瑟去場邊拿起帶來的記事本,把刻印畫在記事本上,不知不覺羽毛筆已經用的相當習慣了。

然後走向瑟拉和琴拉。

「唉!讓妳們看到我這狼狽的模樣,衣服都燒焦了。」

「沒事吧?那個老師打你真的不留情面耶!」

瑟拉擔心的說。

琴拉補充道:

「對啊!就算是我用冰護盾來擋也是很勉強擋下的程度。」

「他有那麼強嗎?那真的找對老師了。」亞瑟講的有點開心。

「我們去食堂吃東西吧!」

瑟拉一臉燦爛地說。

 

魔法師公會的食堂在東南側的一樓,很奇怪的是魔法師公會幾乎沒幾個學生,中午時間食堂也才三三兩兩的人。

「這間魔法師公會不會關門吧?」

「應該不會據說有許多貴族資助他們,畢竟他們也會鍊金之類的魔法。」

瑟拉回答。

「軍隊也會支援的樣子,軍隊有魔法師部隊,雖然人數不多就是。」

琴拉補充。

「拉斯似乎就是魔法師部隊退役下來的,真是厲害。」

亞瑟邊說邊啃著手中的三明治,但衣服燒焦的他一直聞到燒焦味。

「看來以後要帶替換用的衣服才行」

亞瑟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魔法學好後這樣點頭說道。

瑟拉拍拍亞瑟的肩膀說:「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亞瑟突然有股想哭的感覺,因為這句話是他每次遇到困難時他母親都會對他說的。

他趕緊把三明治吃完,然後開始在記事本上一次又一次的畫刻印。

「我一定要把刻印透過這樣記大腦中,為了實現我發的願,我不會魔法不行。」

一個小時過去了,現在是下午一點半,亞瑟犧牲了午休時間都在畫五個刻印。

他已經畫了幾十遍了。但他覺得還不夠,一定能盡更多努力。

下午的課開始了。

拉斯說,剛剛中午有好好休息嗎?

「沒有,都在畫刻印,拉斯,請再與我對戰。」

「好。」兩人站到戰鬥位置上。

「火球術!」

「水護盾!」

好像回應亞瑟的決心似的,大氣中的水凝結在他與拉斯的中間形成一個盾牌形狀的物體。但似乎太過厚重了點。

「擋住了!」瑟拉大叫。

「真的擋住了耶!姊姊!」

「太好了!擋住了!」

說完,亞瑟一陣暈眩,倒坐在地上。

「看來是魔力使用不夠精簡,一次花費了太多的魔力了,魔力枯竭了。」

拉斯過來檢查後說。

亞瑟今天的對戰大概就到此結束了,他拜託拉斯

「可以教我一些攻擊性的魔法刻印嗎?我會在明天之前把他們背好。」

「可是我覺得這對你來說似乎太早耶,你不能控制魔力的使用,你頂多就攻擊我一發魔法或防禦我一發魔法,就魔力枯竭了。」

「有什麼辦法可以控制魔力的使用嗎?」

拉斯拿出一顆黑色的球,說這顆是鍊金術製作出來的冥想球。

拿著只要在大腦裡想刻印,然後集中精神在手上,就會在球中注入魔力。

隨著注入的魔力大小球會亮不同的亮光,越亮魔力注入的越多。

「現在你要的是讓這顆球能連續發出微光十次,不,二十次以上。首先以這個為課後作業吧!」

「攻擊魔法改天再說,畢竟不能控制魔力大小攻擊魔法是有傷及無辜的危險性的。」

「好吧!我知道了!我今天一定會讓球放出五十次微光後才去睡。」

然後離馬車回去還有一小時多,亞瑟決定和瑟拉及琴拉好好聊聊。

「你們是走路到這裡的喔?」

「對啊,我們又不像你有錢坐馬車。」瑟拉酸他。

「你們家在哪啊?」

「平民住宅區的一個角落,總之一定跟你住的地方差很多就對了。」琴拉眼神有點黯淡的回答。

「那你們走過來要多遠啊?」

「30公里吧,你家來這邊要多遠?」瑟拉想了想後回答。

「坐馬車1小時吧,大約20公里。」

「你今天雖然只有一次,但竟然擋住了拉斯先生的火球術,以第一天碰魔法而言已經算很了不起了。」

琴拉想給亞瑟一點鼓勵如此說道。

「是嗎?但我之後就倒地不起魔力枯竭了。」

「但你現在跟我們說話的時候不就正在練習控制魔力的量嗎?」

琴拉看著亞瑟手中一閃一閃的冥想球。

「已經閃第幾次了?」

「大概三十次,但控制比我想像中容易多了,我把目標訂到兩百次了。」

「小心點不要把身體累壞,畢竟你現在剛魔力枯竭完不久。」

「我會注意的,我差不多要搭馬車回去了。」

「謝謝妳們今天陪我。」

「明天妳們也會來嗎?」

「當然,我們是同一個小隊的啊!」

「姊姊說會的話我就會,雖然姊姊如果說不會我會好好跟他溝通的。」

「謝謝,明天見。」

亞瑟搭上等了他六個小時的馬車,一邊使用冥想球一邊回家了。

那天晚上他發現冥想球可以單手使用,所以一手拿著葡萄酒,一手拿著冥想球看著夜景。

「魔法嗎?我多久學得會呢?」

「要能和天魔戰鬥,我需要多強的魔法呢?」

「如果戰死我的大願算數嗎?」亞瑟沉思著。

「不行,我不能還沒戰鬥就想戰死,這次的人生不是我的,我沒有權利放棄它。」

「我的人生在母親的靈堂就結束了,這個人生是為了用鮮血洗盡天魔的惡所生的。」

「且我什麼人生道理都還沒想通,這樣去地獄搞不好又要地藏菩薩被拒在門外。」

「好了,冥想球閃了200次了。該睡了,明天還要繼續學魔法。」

亞瑟就這樣躲進被窩迎向了隔天早晨。

 

隔天早晨去馬車招呼站,看到了一樣的駕駛,便和他商量同樣的交易。秒苗喵仍然在家裡睡覺。

有這種包一整天的工作算相當難得,當然順利談成了,亞瑟來到了魔法師公會

「早安啊!」

「早安啊!拉斯!」

「冥想球用的如何呢?」

「我昨天讓冥想球亮了200次了。」

「200次嗎…出乎我的意料呢!」

「也許你可以提早畢業也說不定,今天會教你攻擊魔法,明天再教你進階的奧義魔法,你如果全部都學會的話就是獨當一面的魔法師了。」

然後課程就開始了,首先先驗收冥想球使用200次的效果。

「火球術!」

「水護盾!」

亞瑟這次完全沒有搖晃的被水護盾保護住。

「真有你的,才一天而已啊!換別的!」

「火球術!」

「冰護盾!」

亞瑟被一道冰牆把他跟火球隔開。

「你這樣只使用一點魔力嗎?」

「對啊,我昨天在使用冥想球的時候抓到了大概所有魔力的感覺,現在用的大約不到百分之一的魔力。」

「是嗎…不到百分之一的魔力竟然受到我全力的火球術攻擊不會裂開,這真令人吃驚啊!再換一個!」

「冰錐術!」

「火牆術!」

冰錐在刺到亞瑟之前就被熊熊烈火給融化了。

「嗯!很好!再換一個!」

「光之刃!」

「風之屏障!」

光化成利刃般飛向亞瑟,但在途中遇到一陣亂流便被打散了。

「你四個防禦魔法已經和魔法師軍團的人等級差不多了,我剛剛施展的時候無疑是使用我最強的攻擊力。」

「但你現在會的魔法還太少,你應該買本魔法書回去背刻印。」

「魔法適應性會三種的人相當罕見,通常在魔法師軍團裡面都可以當到隊長的職位。」

拉斯以前就是魔法部隊的隊長,但在一次行動,情報洩漏的出去,導致除了他以外全部隊員犧牲,從此他就過著邋遢的生活,自暴自棄,

「我的適應性是水、火、光,你的適應性是水、火、風。」

「且水系魔法若能讓水支系與冰支系相當威力,那也是相當難得的。」

「哇!沒想到亞瑟這麼厲害啊!」瑟拉突然冒出來說。

「真的耶!亞瑟可能很快就會成為超過我的魔法師了。」琴拉也補一句。

「妳們來了啊!怎麼都不說一聲,一聲不響的在旁邊偷看?」

「看你剛剛跟老師戰鬥的頗熱血的,打斷你不太好。」

「嗯,我跟姊姊討論出來的結論就是這樣。貓大人還是沒來嗎?」

「秒苗喵在睡覺,所以就沒帶她來了。」

秒苗喵在睡覺的時候,能夠與整著世界同步化,掌控世界到底在發生什麼,算一隻很強的貓。

「那個,我要繼續上課喔!」

拉斯,咳了一聲,要亞瑟把注意力放在課堂上,說:

「現在要教你基本攻擊魔法,基於你的屬性,我畫四個刻印給你,你拿紙記一下。」

然後拉斯就在地上畫起了四個刻印,從左到右依序是:

水衝擊、冰錐術、火球術、風之刃。

亞瑟很快的把它們畫進記事本,連日來的記憶力大挑戰,亞瑟的記憶力也漸漸的恢復活性化了。

他這次很快的就記住了這四種刻印,也許是刻印長的樣子太像防禦系刻印。

亞瑟依序的在練習場每種發射了十次。

然後拉斯就說提早下課,下午要來魔法對戰。

 

亞瑟和瑟拉和琴拉三人又去食堂,這次亞瑟點了豬排飯,他已經習慣這世界的豬排和原先世界的豬排有點不太一樣的感覺了。

要說差在哪裡的話是這世界的豬排硬多了,所以相對的不好咬。

一時間有點懷念起原先世界的炸豬排店。

三人聊了一下。

「聽說我只要再學會奧義魔法就可以成為獨當一面的魔法師了耶。」

「真的嗎?那太好了!然後趕快找一個前衛就去討罰惡之根源吧!」

瑟拉歡喜的說。

「但我不認為惡之根源那麼好找,妳們有頭緒嗎?」

「還用說嗎?一定是叛亂軍的頭領啊!」

瑟拉篤定的說。

其實瑟拉根本不知道天魔是什麼東西,她只是覺得最近的情勢,罪惡最大的就是叛亂軍的首領,所以希望亞瑟帶她去討伐叛亂軍的首領,又是她一個自私的想法。

「現在王國的騷亂根源就只有叛亂軍而已。」琴拉說明。

其實兩姊妹都知道,不公義的事情還有很多,但最不公義的仍然是叛亂軍,畢竟起兵造反造成了諸多的損傷。

「沒有外患嗎?」

「目前王國與鄰近諸國都有邦交在,它們是一些亞人類組成的國家。」

瑟拉解釋。

「老實說沒人搧風點火的話邦交不會有問題的才是,畢竟很多國邦交都維持了三百年了。」琴拉補充。

這個倒是真的,不知道為何,這個世界各族群間自從三百多年前的邦交談妥後,就再也沒有互相侵犯了。

「可是叛亂軍會不會他們也有大義可言?」亞瑟疑惑的問。

亞瑟認為在資本主義底下,有時候造反的人也有大義可言。

「這次的叛亂軍一點大義都沒有,他們集結的全是一群貪婪之輩,覺得得到的不夠多,就叛亂了,不夠多就想用搶的。」

瑟拉憤憤不平的說。

她沒說,因為造反的都是A階級的冒險者。A階級的冒險者其實待遇很優渥,但這群人似乎認為自己得的不夠多,所以造反。

「那為什麼王國還沒有把他們剿滅呢?」

「因為他們的主力部隊相當強,紮營在王都外五百公里處,那邊成為王國軍隊前線和叛軍陣營對峙的狀況。」

瑟拉感覺有點怒氣的說。

「嗯,這些等我學會魔法再來討論怎麼處理它們吧。目前聽起來他是最有可能是波旬造成的影響。」

 

一點半到了,他們移動到訓練場裡面的對戰場地。

對戰場地是由兩個直徑一百公尺圓形交集各半所形成的,只要對戰者離開圓形範圍,或被擊倒,就結束比賽。

對戰的時候旁邊會有擅長治療的醫護魔法師在確保雙方生命安全。

北方的圓形是由拉斯所站,南方的圓形是由亞瑟所站,哨音響起雙方開始了魔法師的對戰。

首先攻擊的是拉斯,他連續使出火球和冰錐術,迫使亞瑟使出水護盾和火牆來擋。

但這完全中計了,因為防禦魔法所佔範圍比較廣,且是固定式的,攻擊魔法是移動中的。

攻擊魔法只要有時間差,對立屬性就不會相剋,但防禦魔法使出對立屬性就麻煩了。

所以亞瑟的水護盾和火牆都只成型一半,亞瑟被火球和冰錐先後打擊到,差點飛出圓形。

不過亞瑟並沒被擊倒,如果這樣就被擊倒了,還想以鮮血來洗天魔的罪惡?

亞瑟踉蹌了幾步後站穩,施展了風之刃,因為屬性相剋裡風屬性對拉斯是有利的。

但拉斯轉個身就將它迴避掉了。

「這就是我為什麼要你跑步的原因了。就魔力量也許我沒你多,但我的體術可以完剋你」。

亞瑟有點被逼急了,衝到場地中間使出了火牆,原本是防禦型魔法,但他有遮蔽視線的效果,將拉斯困在圓形的頂端。

然後連續三個方向的風之刃,其中一個切到拉斯的腹側,留出了不少的鮮血。

但拉斯是久經戰場的士兵,這點事情根本不算什麼。

看到亞瑟進入圓圈交集的區域,拉斯露齒一笑,向前猛衝,放出兩個冰錐術。

亞瑟再次使用火牆術融化了兩個冰錐,但又中計了,火牆遮蔽了亞瑟的視野。

拉斯突然近身到亞瑟身邊,以王國士兵格鬥術一個猛摔將亞瑟摔到失去意識。

對戰結束,拉斯的勝利。

「這不是魔法師的對決啦!」琴拉忿忿地說。

「少囉嗦!我早就說過體術也是魔法師必修了!」

「而且你在戰場上你要對手跟你完全用魔法戰鬥,想都別想了。」

「嗚」琴拉低下頭去

亞瑟頭晃了晃。

「唔,我昏倒了喔!」

「果然不會體術是很大的弱點啊。」

「你也要跟我學體術嗎?」

「拉斯,你願意教我嗎?」

「當然,你離畢業還早得很呢,從今天開始,每天來,我免費教你,我不想要我的學生在戰場上送命。」

「那你的薪水怎麼辦?」

「魔術師公會有給每個教師固定的薪水啦,雖然很少但夠用啦。」

「對我這種經歷過不知道幾番生死的人,已經不會想要太多需要用錢買的到的東西了。」

「老實說你選我當你的教師的時候我很高興啊!」

「難得又來了一個學生了,前一個學生在與叛亂軍的交戰中送命了。我真的很懊悔啊!」

「我想要教人生存之道,而不是送命之道啊!」

「好了!今天你已經受傷了,自己回家用風之治癒治療一下,好好睡個覺吧!感覺你最近都睡眠不足的樣子。」

「好的!瑟拉,琴拉,妳們願意到我家作客嗎?回程我去馬車招呼站幫妳們攔輛馬車。」

「好啊!」「好啊!」

兩個雙胞胎又異口同聲的說同樣的話。

於是三人搭上馬車回到亞瑟的宅邸。

亞瑟招待兩人在會客室。

會客室有兩個三人坐沙發,一個一人坐沙發,一個看起來有點樸素的桌子。沙發也是有點樸素的款式。

亞瑟親自去泡了水果茶,雖然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水果,看起來有點像蘋果的。

三人就各自坐一張沙發,亞瑟拿著用魔法製造出來的冰在冰敷他的頭。

琴拉在撫摸秒苗喵的背,似乎秒苗喵很享受。

「今天真的輸慘了。」亞瑟小小聲地說。

「那不算你輸啦!是老師犯規,魔法戰鬥哪有人用體術的。」琴拉不平的說。

「但不算違規啊,規定沒有不准用體術。」瑟拉突然如此說道。

「姊姊你不要多嘴。」

「我決定要跟拉斯多學一些東西,奧義魔法等之後再學,先漸漸地學些體術基礎吧!」

「這樣感覺你會變的很可靠!」琴拉臉有點紅的說。

瑟拉查覺到不太對,大叫:

「不准對我妹妹出手!」

「我沒有出手啊!」

「你在勾引我妹妹!」

亞瑟半惡作劇的說:

「冤枉啊大人!我怎敢呢?而且要怎樣說都是瑟拉比較可愛。」

「唔」

瑟拉臉紅的鬧彆扭別開頭,天啊又差點被萌殺了。

「姊姊和亞瑟的感情真好呢~」

突然感到一陣寒氣,亞瑟趕緊改口。在危急時刻秒苗喵睡著了。

「我是開玩笑的啦!琴拉別在意,好嗎!再這樣下去就要變成水果茶冰了!!!」

「好吧,我心胸寬大的原諒你好了,以後別拿我們姊妹比較好嗎?」

「好!我知道了!絕對不敢再犯了!」

「噗哧!」

瑟拉偷偷在笑。然後說道:

「只是你竟然沒有請傭人耶?」

「對啊因為我經濟狀況還沒很明朗,不敢請傭人。」

「那要不我們找個時間去王國中央銀行,請個貴族專屬的理財專員幫你算算你究竟能不能負擔傭人好了。」

「區區一個男爵去勞煩別人好像怪怪的。」

「這樣不行啦!你現在是貴族要有貴族的樣子。就算只是區區的男爵也是貴族。」

「你在原本的世界是怎樣的人啊?」瑟拉好奇的說道。

「對啊!現在的生活比起你之前的生活是好還是不好啊?」琴拉好奇的說道。

「該怎麼說呢?我在原本的世界是35歲,是一個企業家第二代,在這個世界的術語就是商人的兒子。」

「地位是沒現在高,在我那個世界沒有貴族制度。」

「我之前加上遺產在台北地價最貴的地區有一房,然後銀行存款有2000萬,大概現在的2萬金吧,來這世界存款反而是變少了。」

「現在有爵位有月俸,感覺是比較好了點,但相對應的責任就大了很多,有工作也有要承擔的義務。」

「所以沒所謂有沒有變好或變壞,只是不同的人生的路而已。」

「是喔,還變年輕了喔!你有後悔過你來這裡的決定嗎?」瑟拉低頭小小聲地問。

「沒有,一次都沒有,如果發了願還後悔那不如不要發願。」

「我們這個世界並沒有你說的佛教喔!」瑟拉說。

「我知道,我有花時間去看了一些關於歷史與宗教的書。」

「你們的宗教觀是一神教的信仰,信仰的神並沒有名字也不許人給祂名字。也不允許別人為祂建造神像。」

「跟我世界某個宗教有點像呢!」亞瑟半自言自語的說。

「老實說能接受你發願的說法的人恐怕很有限呢!」琴拉笑笑地說。

「最好不要把你發願的事情傳開!不然會被當異教徒!」瑟拉也笑笑地說。

「好!我知道!」

然後喝著水果茶,三人聊到了天黑,亞瑟送兩人到馬車招呼站,並談好價格,預先付好款。便回宅邸。

在亞瑟現在在的這個世界,宗教信仰相當於原本世界人類的中世紀,那是一個國教會與國家並存的世界。

一神宗教不知道為何不可避免的,一定會變成某種意義的神本思想。

一神宗教的排他性也相當大,在他們的眼裡,不該有任何能稱為神祉的對象,除了他們的神以外。

亞瑟自從有一次看了國教會的基本教義的書後,變的開始謹言慎行。

一個不小心落入異教徒的標籤底下,那種恐怖是人難以理解的,亞瑟也不想理解。

國教會可以允許你沒有信仰,但信仰異端的學說,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最嚴重當然就是被火刑。

所以亞瑟絲毫沒和拉斯提到自己的願力等等,以免在上課途中就被殺了。

但其實拉斯拋棄了對國教會的信仰,他在戰場上經歷過太多事了。

從隔天開始,亞瑟便連續一個月通勤於魔法師公會,瑟拉和琴拉也不離不棄的跟著來旁觀。秒苗喵的監視全數缺席。

亞瑟身高175公分而已,體重原本65公斤,經過一個月的魔鬼鍛鍊,增加到了69公斤,肌肉增加很多,且小肌肉群的力量增強很多。

王國士兵格鬥術也在這當中學了幾招保命用的。

最後一天學習奧義魔法時,亞瑟只掌握了火系的奧義魔法,「紅蓮爆裂」,不過威力是十分的驚人就是。

在練習場練習時,亞瑟試著把所有的魔力灌注在一擊上,結果把練習場炸了一的個大凹洞,一堆人跑來關切到底這麼大的爆炸聲是怎魔回事。

就在這個華麗的爆裂下,亞瑟順利從拉斯手中畢業了,拉斯在畢業證書上唯一寫下的一句話,就是:「不要死啊!」

亞瑟的魔力量相當大,可以最大化的放十次「紅蓮爆裂」。其他的魔法放個一兩百次應該沒問題。

回到了宅邸,亞瑟拿著拉斯送他的畢業禮物冥想球在不斷的讓他閃微光,然後一邊喝著葡萄酒,看著無人的街景。

「是該確認一下我在這個世界的經濟狀況了」

然後用訊息魔法連絡瑟拉,約好隔日要到王國中央銀行去找理財專員幫忙試算一下這個世界的財富狀況。

這個生命是第二次的生命,不是用來享樂的,但沒有了錢有些事情會辦不到,某些意義上還是得有足夠的錢才行。

亞瑟在這段鍛鍊的期間裡,開始對這個世界產生莫名的責任感,他認為他轉生這個世界一定不是偶然。他一定有該做的事。


章節後記

學習魔法~學習魔法終於出現了,在異世界怎麼能不會魔法呢?

我想主角應該要有一技之長,所以就讓他當個魔法天才好了。

反正魔法需要智力,我有自戀性人格所以大膽的說我智力就是很高,所以主角智力也得很高。

寫太弱,最後又得像少年漫畫,魔王嘲諷主角老母後,主角憤怒值爆表後突然全屬性能力+100000%一拳打爆魔王。

我這系列作不打算在打鬥上做太深刻的描寫,一來受限於我的文筆,二來我不覺得那是重點,我比較喜歡在鋪陳各角色的個性,與主角日常的故事。

甚至估計到第10~15章以後還會變成戰爭類的,從冒險者的單打獨鬥變成兩邊軍隊的廝殺。

其實我原稿已經寫到20多章了,加上短篇共有30多篇,但從第六章後想做根本性的修正,所以第六章以後要加一堆故事。

原先規劃的第一集,冒險的篇章太少,有些角色的刻畫不明顯。換句話說,會讓人覺得,「喵的,這角色是誰?」

所以最好是寫女角色的刻畫,總之就是把我喜歡怎樣的女性寫出來,亞瑟真幸福,可以認識她們,但亞瑟是痛苦的,這只有我知道,也許有些讀者也可以從字裡行間猜出。

後宮類小說的主角因為感情的問題痛苦萬分真的是太讚的橋段了,比起一堆完全男性向無腦大開後宮的小說,深度多太多了。至少這是我自以為是的認知。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