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序章

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序章

「這是靈堂吧!嗯,跟我印象中的一樣。」

連日來的傷心與疲憊,讓陳斌已經有點恍惚了。

陳斌在母親的靈堂上已經不知道念了幾遍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了。

但陳斌的內心深處仍然覺得完全不夠!他甚至覺得母親會過世他也有責任。雖然母親只是單純的生病死亡。

「我總覺得我該做點什麼才對,但母親已經過世了,作為與我相依為命的親人,已經不在了。」

陳斌也有父親還在人世,但父親和母親離婚和公司的秘書結婚,陳斌只是覺得山盟海誓換來的是什麼?

「討厭!眼淚又流下來了!明明母親臨終前答應絕對不哭的!」

「這幾天不知道哭了多少遍,還是覺得不夠,如果只能哭,只能念經。我似乎只能為自己的無力感到罪惡。」

「我多久沒吃東西,多久沒喝水了呢?」

「我這樣對待自己也是一種罪惡嗎?」

「現在眼睛已經睜不太開了,大概是連續十多日來不曾入眠吧!」

「傳說人只要十四天不睡就一定會死是真的嗎?」

「我就這樣死了肯定要下地獄吧?反正我早就充滿了罪惡。」

陳斌在腦海裡回想起35年來,他所做他認為錯的事情,不自覺的眼淚就流下來。

「大概再過不久我就會知道了,我又要讓母親擔心了,明明不該如此的。」

突然間,陳斌的心臟劇痛,痛的他在靈堂的地板上打滾了起來,然後隨著一陣劇烈的顫抖,陳斌就此不動了

「我剛剛是怎麼了?我是死了嗎?」

陳斌突然意識到眼前有一陣光,光裡出現了一位跟家裡供俸的佛像一樣的莊嚴的存在。

「請問您是哪位呢?」

莊嚴的存在緩緩地回答:

「我是你所稱的地藏菩薩。」

陳斌不解的問:

「這不是我的幻覺吧?」

地藏菩薩搖搖頭:

「不是,這是實實在在的。」

陳斌絲毫不緊張的問:

「我死了嗎?」

地藏菩薩又緩緩地反問:

「你覺得你值得活著嗎?」

陳斌回答:

「我可以現在就去地獄報到嗎?」

地藏菩薩又緩緩地反問:

「你在35年的人生做了什麼值得下地獄的事嗎?」

陳斌把35年內他所做的所有錯事侃侃而談。

說實在話,一個人活了35年,沒有做錯一堆事情反而奇怪,但一直在意做錯的事情,原諒不了自己,這就是陳斌自己的問題。

地藏菩薩的眼中似乎有些不捨:

「其實你是該下地獄受報,主要原因是你不珍惜你的身體,並不是其他的事,但很遺憾,我並不想讓你現在下地獄」

陳斌開始緊張了:

「為什麼?」

不知道為何感覺地獄對陳斌來說是個救贖。

地藏菩薩說;

「我的大願是度盡地獄一切眾生,但你若現在下地獄,我百千萬劫過後仍度不了你。」

陳斌有點無奈地問:

「所以地藏菩薩要來救我嗎?」

地藏菩薩點點頭。

陳斌似乎了解後說:

「那我該如何呢?」

地藏菩薩鄭重地說:

「你願意以你自己的救贖,發一個大願嗎?」

陳斌緊張的問:

「什麼樣的大願?」

地藏菩薩鄭重地說:

「願以你的鮮血,去洗淨天魔波旬的罪惡,至死方休。願意嗎?」

陳斌笑答:

「如果是為我自己的救贖我很樂意,但只怕我不值得救贖而已。」

「至於為什麼地藏菩薩選擇顯現在我面前,我也不知道。」

「且天魔到底犯了什麼罪我也不知道。」

「我也已經死了。」

地藏菩薩表示:

「我偶然的觀察到人世間有像你一般心靈扭曲的存在。」

「扭曲到寧可放棄掉任何的救贖,只會在地獄裡越受苦過的越滿足。」

「我對這種自我滿足方式,並不讚賞。」

「但你在死前對我有信仰,所以我才現身在你面前」

「沒有一個生命是不值得救贖的。」

「正確來說,天魔波旬為天界的存在,本身並無罪惡,甚至是比你更高位階的存在。」

「但依你的眼光,天魔的罪惡在於它們太想要眾生留在慾界,相當鼓勵眾生進行貪嗔癡的行為。」

「在天魔的帶領之下,眾生會做出相當多你認為罪無可赦的事情。」

「所以,只有擊退了天魔,你的內心才有所謂的解脫,才能獲得某種救贖。」

「關於你已經死的事情,我在原先的世界不該復活你,但將你轉生在另外一個世界就好了」

「那個世界原本是一個很美好的世界,但天魔波旬正對它蠢蠢欲動,正好是你該去的世界。」

「你可以在那個世界好好的想想,藉此尋求自我的救贖。」

陳斌問:

「地藏菩薩有如此的神通,為何不親自對抗天魔?」

地藏菩薩無奈地說:

「在那個世界,有高位階的存在,如果我親自去,恐怕問題會變的很麻煩。且這主要是為了你自己的救贖。」

陳斌似乎理解,說;

「我去那個世界,以後下地獄後就可以讓地藏菩薩度我嗎?」

地藏菩薩搖搖頭,表示並不知道。

「未來並不是一切決定好的,我只能給你再一次的生命,讓你好好的想透。」

「這世界的未來並不是像你想像的只有一條路。」

「其實你並不是像你想像的那麼有罪惡。」

「也許你會察覺,也許你不會察覺。」

「總之我覺得該給你一個機會。」

「你如果肯去那個世界,不也是一種追求救贖的心態嗎?」

陳斌搖搖頭:

「說到底我也只是因為我自己好,又要造成地藏菩薩的負擔,我也許真的不值得救贖。」

地藏菩薩嘆了口氣。

但陳斌緩緩的說:

「那就讓我去那個世界,以我的鮮血洗淨我自己的罪惡好了。」

地藏菩薩突然笑著說:

「並不是洗盡你自己的罪惡,是洗盡天魔波旬的罪惡。」

「這你要自己想明白,你的罪惡多半都是自己給自己的。」

「等你想明白後,你也許仍會下地獄,因為果報是明確的,但我就拯救的了你。」

「我會在那個世界人類的王國給你安插一個爵位,並且給你一些金幣也就是那個世界流通的貨幣,也會給你一座宅邸。不過不要期待太多,不會太完美,比起你在現在這個世界可能過的會更辛苦。」

陳斌意志堅決的回答:

「辛苦這我倒是不怕,如果地藏菩薩認為我還有真正救贖的機會,我無論如何就要試。」

陳斌即使認為自己該下地獄,也仍然有著渴望著救贖的心,只是他一直覺得他不配救贖。

「那好!你決定一個名字,現在的名字在那個世界會遇到麻煩。因為那個世界只有名沒有姓」

「那叫亞瑟吧!我母親在我就讀幼稚園的時候給我取的名字,可以嗎?」

「可以,那就閉上眼睛,張開眼睛後就是你新的臥室了!」


章節後記:

地藏菩薩:在佛教傳入中國後有另外名為地藏王菩薩,但追尋字的本意,增加王並非恰當的選擇。所以我在此以地藏菩薩作為名,也以擲筊請示過家裡的地藏菩薩像,但擲筊並非佛教之儀式,這邊如有冒犯還望見諒,因為必須給主角一個去異世界的理由。

此為主角被地藏菩薩阻止他進入地獄的橋段,至於主角為什麼百千萬劫也出不了地獄,會在之後的章節慢慢地描述。基本上主角的罪惡,有些也是作者親自犯過的罪惡。我也深覺我以後會去地獄,如果有地獄的話。

這章節是我覺得是最難寫的章節。我前後改了至少有40次。

此章節在2018年1月21日決定定稿,成為這系列小說第一個定稿的章節。

作者的父母親皆還健在,父親雖多次外遇但並未離婚,這為鋪梗在後宮情節的時候主角的自省,也是讓作者與主角成為真正兩性平等主義者的原因,問過母親可不可以這樣寫。母親也同意,畢竟只是劇情的需要。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