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嫉惡如仇的女冒險者

奇幻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嫉惡如仇的女冒險者

瑟拉與琴拉正要回去自己的住家。

發現了一個貴族,正在指使他的下人打著一個小孩。

「該死的小孩!竟然敢偷我的東西!」

「我的錢包是你這種人的手能碰的嗎?」

貴族在小孩被打的過程中一直痛罵著那個小孩。

偷東西是罪惡,但在瑟拉的眼裡,過度的懲罰比那個還要罪惡。

於是完全沒有思考的,瑟拉就衝向了那群人,琴拉則是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琴拉沒有瑟拉那般的正義感。她會跟亞瑟組隊只是被亞瑟的勇敢感動,因為琴拉不是非常堅定的國教徒。

她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會禱告,這跟很多國教徒都一樣。

瑟拉則是相當意志堅定的國教徒,其實當初亞瑟說他的大願的時候,瑟拉還在考慮要將她舉報給異教徒審判的法庭。

是亞瑟說要討伐邪惡,所以瑟拉才和亞瑟組隊,因為瑟拉非常討厭罪惡的事情。

眼前,不公義的事情正在發生,一個罪人在被不公義的私刑,有罪的是私刑的人,還是罪人,這在瑟拉眼裡在明白不過了,就是執行私刑的貴族,才有是真正的罪惡。

小孩只是因為飢餓才進行罪惡的行為,那是為了求生迫不得已的。

所以瑟拉幾個突刺就將打小孩的貴族下屬們給刺殺了,對於突如其來的人殺入,貴族似乎相當意外,大喊:

「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我頭銜可是子爵喔!妳知道妳在跟誰做對嗎?」

「我只知道大人在實行不公義的行為,我最厭惡不公義的行為了!」

瑟拉義無反顧的大聲回答。

「包圍她!殺了她!」

琴拉完全在原地發呆,瑟拉被二十個人包圍。

這二十個人都是受過訓練的士兵,就算是瑟拉也不是對手,瑟拉刺死了五個後就體力不支了。

突然一個人趁琴拉在發呆的時候把她制伏。

瑟拉在地上挨打。

眼看就要劇終的時候,突然一輛馬車衝了過來,撞飛了三個人。

亞瑟跳下車,施展了多重火球術,全部的士兵都變成焦屍。

畢竟那些士兵完全沒有抵抗魔法的道具,亞瑟的魔力又特別強大,加上手套的加乘,根本相差太大了。

現場只剩下倒在地上的瑟拉,小孩,制伏琴拉的人拿著刀押著琴拉的喉嚨,還有貴族。

「你不要輕舉妄動!再動我就殺了這個女的!」那名士兵大吼。

琴拉的魔法只能對前方施展,亞瑟的魔力太大會傷到琴拉,所以現在陷入僵局。

亞瑟說道:

「大人,我是亞瑟男爵,請你放了那個女的,有什麼不對我向您賠不是就是了。」

子爵說道:「你們殺了我這麼多士兵還想我原諒你嗎?」

「您不放了那個女的,您就要命喪在此,這也無所謂嗎?」

子爵想了想,奸笑著說:「你如果把你心臟挖出來,我就放了你們的。」

因為不知道僵局該如何解開,怎看都會傷到琴拉。似乎沒有別的解決之道。

且不知道「異教徒之罪」是不是如同說明的能讓亞瑟在有求生意志的狀態下不死,但沒時間考慮太多。

亞瑟便撿起了地上的刀朝著自己的心臟刺下去,頓時鮮血四濺。

亞瑟痛的彎下身體,但似乎真的沒死。但亞瑟想了想,就順勢倒下裝死。

子爵發現事情不妙,再怎樣自己都是施暴者,且對方也有爵位,雖然比自己低。趕緊帶著最後一名士兵跑了。

亞瑟在意識還清楚的時候趕緊對自己的心臟用風之治癒,因為法袍的功能救了自己一命。

小孩見狀已經逃跑了。

現場剩馬車駕駛,亞瑟,馬車上的潔西卡,倒在地上的瑟拉,全身癱軟的琴拉,和全身毛都豎起來的秒苗喵。

「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瑟拉問。

「剛剛馬車被光圍繞住,然後有個聲音說妳們有危險。我就趕緊叫駕駛回頭追你們。」

「你真傻!朝自己的心臟刺。」瑟拉說道。

「反正我不要失去求生意識就不會死了」

琴拉哭了起來。亞瑟趕緊去安慰她:

「沒事了,抱歉太晚趕來了」

「嗯!你沒事就好!」琴拉哽噎的說道。

「那我要先回去洗一下澡了!身上都是血。」

「嗯!快去吧!」

亞瑟對瑟拉放了一次風之治癒以後就坐上馬車前往宅邸。


章節後記

我在心裡想過:「每個章節都要有它的意義」,就算老梗,也要有意義

所以把很多想法,對角色個性刻畫有意義的都寫成短篇。

畢竟,我看過好看的小說,角色只要看到名字,馬上腦海裡就會想到那是怎樣的人。

這章節是主要在刻畫瑟拉的個性,然後展現主角裝備的效果,也為後來的一個章節埋伏筆。

難得寫奇幻小說,不寫一下英雄救美的橋段也說不過去。雖然很老梗了。

但這描述瑟拉心中所謂的惡到底是什麼?遇到惡會做什麼?也稍微的提到了琴拉在面對衝突的時候的反應。

然後順便加上亞瑟的裝備的變態效果,亞瑟的裝備的變態效果是為之後章節埋伏筆,那個章節是為第二部埋伏筆。

Share this post